快捷搜索:

实体书籍

当前位置: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 实体书籍 > 孟野就想晕过去,不要提音乐

孟野就想晕过去,不要提音乐

来源:http://www.008sky.com 作者: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时间:2019-10-03 01:04

石白的批评文章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在评选委员会考虑送出国参加比赛的作品中撤消了孟野的作品。因为“法西斯音乐”这个说法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于是保留了森森的作品。董客也算如愿以偿,他的几部各种风格的作品全部被送了出去,照贾教授的意思是“用以来证实我们的教学”。但孟野的作品被撤消也不能全怪石白,孟野在音乐会当天失踪,而后院方就收到了一封控告信,写信人是孟野的妻子。孟野已经迫于女朋友爱情的压力和她偷偷结了婚,但他拒绝把音乐的位置和妻子颠倒过来。音乐就是音乐。没有音乐他就不存在,没妻子他照样存在。这是他的想法,女作家写了五篇短文申明女性的重要地位仍没有把孟野的想法给颠倒过来。在妻子写控告信之前,他已经练习倒着走和她散步,这样可以少听几句:“空惹啼痕”之类的诗词。结果有一天他无意中漏出一句:“有人说我的音乐中缺少升华。”“谁说的?”“懵懂。”孟野这句话刚一落地,女作家就伤心地尖叫了一声,拿起一把剪刀向他冲过来。他们是住在妻子父母家,房间很小,孟野无处躲闪,只能紧贴墙角站着。“又是她又是她!”“我是在说音乐。”“又是她又是她!”她的剪刀直冲着他的腮帮子。孟野破天荒地用手抓住她一只手,使劲向她背后扭,直到剪刀掉在地上。她全身不停地抽动:“你就这样对待我吗?”孟野松开手:“你要怎么样?”她的泪水象快干涸了的小瀑布一样淌下来。她的头发披散着,手指痉挛。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巴巴看着孟野,孟野一下受了大感动,忙也跪下抱住她的头:“对不起,我是在说音乐。”哪知她的手在地上摸索起来,终于摸到了那把剪刀,而且一下把孟野的衣服剪成了一面旗子。孟野“噢”地一声跳起来,他想抡起拳头揍她一顿,可又怕把她打死。只得恶狠狠地脱下那件变成旗子的外衣扔到她面前,拔腿就往外跑。她一下扑上去拽住他的腿轻轻地哭泣。孟野不知如何是好,他走回来,弯下腰,把她从地上搀起,伤感地吻着她的肩膀。她神志恍惚,哭得凄凄凉凉,令人可怜,更显得骨瘦如柴。孟野一把将她抱到床上,想用爱抚使她平静下来。“别哭,别哭。”这使他陡然想起在乐队里他也是用这种口气对大提琴手说:“piano,piano,”那时大提琴手就会心领神会地使演奏弱下来,全体乐队就会沉浸在一种宁静的气氛中。“别哭,别哭,别哭,别哭。”她可能累了,她头靠在他胳膊上安静了一会儿。突然她凑到他耳边说:“再不要提。”“不提了。”孟野闭着眼睛。“不要提你们班!”“不提。”“不要提你们学校。”“不提!”“不要提你们的音乐。”“不提。”“不要提音乐。”孟野睁开眼睛。“不要提音乐!”孟野站起来。“不要提音乐!”“你想让我变成什么?”“变成我的。”孟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她大睁着两眼,每一字都加重了语气:“我能为你牺牲一切,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学位,名誉,我都不在乎。我只求和你在一起,什么人都不见,什么都不想,只有你,只有你在我眼前。如果你需要我现在放弃学习,做你的主妇,我马上就可以退学,如果你需要我和你一起逃走,逃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去,我马上就收拾东西。”“逃走?为什么要逃走?”“因为我爱你,我需要你,而你需要你的音乐。”“逃走就可以忘掉音乐了?”“逃到没有音乐的地方去。”“没有没有音乐的地方。”她痛苦绝望地捂着脸,自言自语地说:“为什么没有没有音乐的地方?为什么没地方可逃?”孟野走过去吻着她的头发:“因为我选择了音乐。”“要是我让你改变呢?”她抬眼望他。“谁也没法改变。”“但你又选择了我。”她的眼睛露出决断的神色。孟野惊恐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拔腿就跑出门。在孟野妻子给学院写来的控告信中,列举了大量事实足以使孟野被开除学籍。首先,他违反了校方规定而私自结婚,这是规定中决不允许的。再者,他不仅非法结婚,还在学校与别的女生闹作风问题,比如跳舞、拍照、甚至在一起游泳等等。作为妻子,她要求学院严厉惩办孟野这种破坏校规的学生,以端正校风。作为妻子,为了维护学风,她宁可牺牲丈夫,牺牲自己的前途,与丈夫一同流放边疆。

作曲系课堂迪斯科放得山响。全体同学都凑在这里庆祝考试结束。森森醉醺醺地凑到李鸣面前,说他最近又发现了一个新的音响,名字叫“原始张力第四型”。“原始张力第四型?”“就是把所有可能的有力度的音型都叠在一起,分成四十八个声部,还可以变成复调。”森森说得唾沫星乱飞,比手挥脚,直立的头发直抖。李鸣边喝着啤酒边说:“你行行好,让我把这首迪斯科听完。”“猫”突然跳过来,抓住森森的后脖领子,把他抓到跳舞的行列里去了。“这算什么音乐?这算什么音乐?”小个子有点儿坐立不安。“你说的是森森还是迪斯科?”小个子没回答,咕嘟咕嘟地喝啤酒。森森象个原始人一样扭动着身躯。孟野边跳边找机会倒立。他们谁也不跟着拍子,有时比拍子快,有时慢,有时让脚步老和音乐差半拍。他们疯狂地扭动旁若无人,气喘吁吁,汗流满面。突然,“懵懂”在他俩中间出现了,她一出现,全场都喝起彩来,因为她把自己打扮得象个非洲土著,精确地踏着节奏,使三人的舞姿一下就溶成一体了。“嘿!”聂风和管弦系的男生女生突然闯进来。“乌拉!”作曲系的人眼睛一亮。管弦系的女孩子一个个光彩夺目,每人手里还拿着一份作曲系写的谱子。“你们的谱子太难啦。”“我再也不拉了。”“真见鬼了。”“可是真带劲!”她们把谱子纷纷扔在地上,然后她们围着它们跳起舞来。管弦系的男生拿着铜管,聂风手一挥,突然,一个震天动地的和弦使全屋的人都痛苦不堪。当这声音结束时,长号手抱歉地对森森说:“对不起,我们没吹出你要的力度来。”“猫”跳过来,冲着森森喊道:“你写的东西都象臭狗屎!我一辈子也没听过这么讨厌的音响,简直讨厌透了!要是你变成一把琴弦,我一定把它折断!”森森边跳边说:“何必,何必!”然后冲着地上的谱子哈哈大笑。孟野正躺在地上,把谱子往自己的身上盖。小个子还在咕嘟咕嘟喝啤酒。“你可喝得太多了。”李鸣提醒他。“你最好别管我。”“你这个糊涂虫。”“你这个懒虫。”“好,你喝吧。”李鸣又给他拿来一瓶啤酒。孟野自从躺在谱子下面后再没动,外面的世界已经和他无关了,谁要是翻动一下谱纸,他就会骂一声:“滚,臭猪!”于是谁也不理他了。他闭起眼睛听着震天响的迪斯科,跳舞的人把尘土都踢起来了,楼板也随着节奏抖动。他突然感到一阵烦躁,他必须去看看女朋友了。她比他大两岁,是个神经质并患有歇斯底里症的女人。也许是由于这种特殊的素质,她擅长文学写作,在一所文科大学里上学。不知是他们谁更崇拜谁,使他俩一见如故,然后就发誓“白头到老”。她喜欢戏剧性,什么事都想追求戏剧化。比如她看了部爱情片,在电影院哭一场还不够,出电影院门后还要耸着肩模仿片里的女主角走路,而且整整一天都要陶醉在女主角的气氛里。那时你要是和她搭一句话,保你背过气去。“你饿吗?”孟野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她肩膀一耸,眉毛挑起来,眼睛露出绝望的神色。孟野只好在心里背总谱。假如在孟野的音乐会上,她必得四处周旋,出人头地,象收入场券的招待员一样忙个不停。假如在同学聚会时,她必得满口成语地滔滔不绝,使作曲系的学生深恨自己没文化。假如她笑,她必得大睁着眼睛,不会使眼睛也随着肌肉抽动而小下来。假如她坐着,只要不是在上课,她必得把两腿扭向一边,使身体侧卧倾斜,显出线条来。总之,她是个非凡的女性,是个女才子。能从诗经一直背到郭沫若,而且还在背下去。她不能容忍孟野轻易地和“懵懂”跳了舞,拍了照,和那么一个头脑简单的东西。“你爱她?”“不。”“你爱她。”“没有。”“你爱她!”“我不是。”“世界如此黑暗,人是如此轻薄,你爱她你不承认,卑鄙,卑鄙,卑鄙,卑鄙。”她把照片用剪子剪碎,扔进马桶里冲了。她喜欢用剪子这个工具,它可以把任何东西在一会儿时间就毁掉。自己看不上的手稿、男性的情书、新做的连衣裙、还没冲出来的胶卷……每次一看到她哆嗦着用亮闪闪剪子咔嚓咔嚓地破坏这一切时,孟野就想晕过去。剪着剪着,她已经从气愤变成一种专心致志的工作,最后看看一堆碎片,她就得意起来了。孟野一想到说不定哪天他也会出现被一剪刀一剪刀地剪成这样,一想到剪他时她脸上可能会出现的表情,他真想晕过去。“远岸收残雨,雨残稍觉江天暮。拾翠汀洲人寂静,立双双欧鹭。”那次他俩一起旅游,她紧紧挽着他的手臂,把头靠在他肩上,“刚断肠,惹得离情苦……”她抬眼看看孟野,孟野眼神迷茫地看着远处。“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她又看看孟野,孟野仍望着远处。“我们结婚吧。”她冲着孟野的耳朵轻轻地说。“你说什么?”孟野好象吓了一跳。“你真没听见?”“真没听见。”孟野一脸诚实。“那你在想什么?”“我在想我最近的作品已经不能使我满意了,在下部作品里我得抛弃那种手法。”“呵?你原来在想这些?你原来爱音乐胜于爱我,我恨你的音乐!恨你的音乐!”她用手撕着书包。又有人在揭谱纸。“孟野在想那位—文学家?”“音乐,音乐,再大点儿声。”“这音乐永远也不要停。”“音乐—音乐—音乐—”“再喝吧。”“音乐—音乐—音乐—”“干杯!”“音乐—音乐—音乐—”

本文由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实体书籍,转载请注明出处:孟野就想晕过去,不要提音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