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体书籍

当前位置: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 实体书籍 > 阿贝看着兰月,兰月从水晶盘子里拿起种子

阿贝看着兰月,兰月从水晶盘子里拿起种子

来源:http://www.008sky.com 作者: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时间:2019-10-02 17:09

阿贝看着兰月,兰月从水晶盘子里拿起种子。危机 南星离开昏睡的冰,拨了绝密专线。 “东西准备好了么?”他问。 “已经准备好了。一旦云雾号进入目标地带,随时可以发射小型核弹。”电话那头,有一个声音冰冷无情。 南星自得地笑了起来:“我派了两个高级灵异警察去破坏云雾号的驱动能源——‘黄泉之心’,这样,云雾号就不能进行瞬移,而我们就用核弹攻击云雾号。” “你确定碧柳会死?”那个声音问。 南星轻笑:“‘死神’超脑的计算从来没有错过,我为他准备了盛大的葬礼。这次参与行动的灵异警察全是死硬派,我把他们统统送上这死亡之旅,正好可以一次性铲除。” 本命树的光辉下,轩辕的魂魄没有再碎裂下去。 兰月终于明白了轩辕看着失去魂魄的自己时,有多么难过。 碧柳细细检查昏迷过去的阿贝,眉头紧皱,阿贝如同电力耗尽的电池,身体里空荡荡得没有半分妖力,他想了想,转身去叫春日医生。 春日医生走进独属碧柳的密室,一眼看到了濒临死亡的轩辕,他目露感伤,却没有多问。 “阿贝是兰月的弟弟,一只远古妖兽,他身体好像出了问题,我不能确定,你帮我看看。”碧柳对春日医生说。 春日医生年轻俊秀的脸上毫无表情,他的双手拥有魔力一般触摸阿贝的头发。 那深蓝近乎黑色的头发被看不见的利刃切了数根。飞扬的发丝升到春日医生的面前,春日医生的手掌中,发丝飞速旋转,隐隐燃烧了起来。 春日医生感觉到了发丝里蕴藏的源自蛮荒的气息。 他轻声说:“密陀贝。”这种极其稀有的妖兽足以令黑暗世界的人疯狂。 碧柳垂下眼帘:“我早就知道,上一次,他为了保护兰月,提前进入了成年期,我一直担心有后遗症,没想到。今天他被凶刃用控神术控制了,轩辕为了救大家,连续开启了两次轮回通道,变成现在这么惨不忍睹的模样。” 春日医生叹息:“控神术?不管是妖兽还是人,都没办法摆脱的终极奥术。” 他怜惜地看了看兰月:“你弟弟没什么大事,就是必须补充大量的灵能。他就像是磨合期没有好好磨合的汽车,一旦速度过快就会出大问题。” 兰月心神俱疲,勉强笑笑:“谢谢你,春日医生。” 想到今天晚上就要登上云雾号邮轮,兰月振作精神:“还要麻烦你好好照顾轩辕和阿贝,今天偷袭我们的人似乎是灵异警察。” 春日医生眼神一黯:“放下,我会保护好他们,直到你们回来。” 碧柳也叮嘱道:“帮我看好这里。” 春日医生拍了拍碧柳的肩:“你照顾好自己吧。轩辕这样,估计也只有这一次拍卖会上的‘补魄’能够救回来,你们打算偷还是抢?” 碧柳淡淡一笑:“偷不到就抢,大不了这个教官我不做了。” 兰月也横下一条心:“不管怎样,教官,我都跟着你。” 春日医生含笑注视着兰月:“一切小心。” 兰月点头,她要用仅剩的时间,好好地陪着轩辕和阿贝。 碧柳接到了行动命令,他看了看,告诉兰月:“冰临时被派去执行绝密任务,无法参加这次云雾号行动,南星已经批准了莹莹加入到云雾号的行动中。” 兰月忐忑不安:“这么危险的事情,莹莹为什么不听我的呢?” 碧柳苦笑:“莹莹是想用他自己的方式陪在你的身边,兰月。你是幸福的,你有关心你的亲人和朋友。” 兰月沉默了很久,释然一笑:“是的,无论如何,我都要带着‘补魄’回来救轩辕。” 深夜。 海面上夜雾弥漫。 云雾号游轮如同鬼船一般出现。 巨大的黑色船身上有星光在闪烁,云雾号的船身加入了西方古代炼金术士最爱的秘银,令它不惧怕魔法类的攻击。 以“黄泉之心”作为驱动能源的云雾号能够进行一定距离的瞬间移动,这令云雾号在浩瀚的海洋里神出鬼没,没有人能拦截。 在艾莲的带领下,兰月和莹莹带着黑纱面罩,步入云雾号的一个通道。 碧柳则拿着请柬,走进贵宾通道。 其他的灵异警察已经用各种身份嵌入到了云雾号之中。 咸咸的海风带来了海洋的气息。 在这个冰冷的夜,兰月的脑海里全是轩辕沉眠的模样。 兜兜转转,还是无法放手,两个人的纠缠也许只有死亡才能画上句号。 兰月突然想起一年前的自己,也许在这样的夜里,她正在咖啡馆上晚班。温暖如春的屋子里,她怀着小小的喜悦,等待着下班,等待着回家,等待着给爸爸带上一小袋点心。 莹莹的声音打断了兰月的思绪。 “兰月,你知道冰到哪里去了吗?”莹莹轻声问。 兰月微微摇头:“不知道。” 艾莲提醒兰月和莹莹:“别说话,从你们上船起,甄选就开始了。” 初选由艾莲执行,将拥有潜力的人带进云雾号,长老会则在云雾号上进行复选。胜出的三个人,每个人都要去完成一件任务,三年前,云若惜要完成的任务就是将勾魂使冰引入陷阱。 为什么复选中只有三个人胜出?那是因为其他的人都会死在云雾号上,或者被竞争对手暗杀,或者作为失败者被当做货物在拍卖会上拍卖掉。 艾莲知道自己既然背叛了云雾山庄,成为灵异警察的污点证人,就只能祈祷云雾山庄在灵异警察的这次行动中被瓦解掉。 云起那个狐狸一样的家伙根本不露面,但是,他应该会在拍卖会中出现。 通道的尽头是两扇古朴的木门。 艾莲沉声说:“我只能把你们送到这里,剩下的路要你们自己去走。” 莹莹有些忐忑地看着兰月。 兰月握住莹莹的手:“别怕,我会保护你。”她推开门,怔了怔。 莹莹从兰月身后看过去,也呆住了。 无边花海在门口摇曳生姿,宛如仙境,青石小路蜿蜒着,似乎通往花海中央的澄澈小湖。 兰月猛地回过头。 身后的通道以及艾莲消失无踪。 她和莹莹俨然已经站在了花海中。 这是幻境吗? 可是为什么这些花瓣的触感都那么真实? 又或者说,这是云雾山庄神奇的法术,将云雾号和不同的空间做了连接? 花与水的清香环绕着兰月,她的心情放松了下来。 莹莹一进入这里就觉得眼睛不舒服,似乎有虫子在眼球上爬行一般。 她握紧兰月的手:“兰月,这里不对劲,我的眼睛很不舒服呢。” 兰月望向莹莹,手指颤抖。 莹莹的双眼上,有密密麻麻细小如发丝一般的白色小虫子们在蠕动! “你”兰月没有说完,心底出现异样的感觉。 “我老觉得这里很诡异,不知道那些花下面会不会有可怕的东西。”莹莹揉了揉眼睛,有些害怕地看着花丛,她话音刚落,花丛下酒想起了“沙沙”声。 兰月的眸子渐渐变成淡紫色。花丛在她的眼里变得透明,那下面根本空无一物! 莹莹尖叫了起来:“我讨厌大蟑螂!” 兰月侧过头,看到莹莹对着虚空害怕地尖叫。 “怎么了?”兰月问。 莹莹拉着兰月在青石小路上飞快地跑起来:“那么多可怕的大蟑螂你没有看见吗?好可怕!” 兰月的瞳孔恢复了棕黑色,她果然看到了一群乌黑油亮的超大蟑螂,恶心的要命,兰月心中的一样越来越明显。 她想了想,说:“也许还有喜欢吐人口水的史莱姆呢。” 正说着,她们的周围就凭空出现了数只肥硕的史莱姆,其中一只史莱姆的口水直接吐到了兰月的手上。 温热黏腻的感觉令兰月意识到这些想象出来的东西在这个地方全部变成了实体! 兰月皱眉:“莹莹,你别说话,也不要想恐怖的事情,所有可怕的事情都是根据你我的想象和声音出现的。” 莹莹哭丧着脸:“可是,刚刚我正想,那个湖里会不会有一只巨大的蟒蛇。” 兰月怔住,望向小湖的方向。 花丛自远处奇怪地摇动了起来。 巨蟒来了! “不是吧?莹莹,你最近很爱看恐怖片吗?想出来的东西都很变态啊。”兰月叹气。 脑袋有窗户那么大的青色巨蟒飞速窜来。 兰月当机立断,拉这莹莹转身就跑。 “莹莹,你还记得我们在KTV的经典曲目吗?”兰月的声音里带着温柔笑意,令莹莹的新叶平静了不少。 “当然记得。”莹莹很喜欢唱歌。 “那你就闭着眼睛一首接着一首地唱好了。要快乐的歌哦,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兰月对着莹莹温柔地笑。 莹莹点头,闭上眼睛,开始专注地唱歌。 兰月的左手牵着莹莹的右手,然后她的右手上绽放出光华,居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护罩,将两人笼罩住。 她相信,这个测试一定有时间限制,她要做的就是以逸待劳,等的危险过去。 兰月闭上眼睛,不再看撞击护罩的可怕巨蟒和恶心的蟑螂。她和着莹莹的声音,也唱起歌来。 “这两个女孩子还挺聪明,知道用唱歌使恐惧的思维停止,不再增加新的可怕生物。”长老会中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男子轻笑,“我记得上次有人还在镜中花里被自己的恐惧活活攻击而死。” 无明长老会成员看起来并不苍老,都是俊美的中年人,只是,其中有些人早就已经度过了百岁生日。 云若惜也在笑:“今年有好些不错的苗子。” 他们坐在悬空的高处。 这巨大的殿堂是云雾号的试练堂。 镜子一般的圆盘中央有一朵氤氲的花朵正在开放,数十名少女正在试练堂的各个角落里惊慌失措地逃跑或战斗。 这云雾山庄的法宝正是试炼巫女们心智的利器。 角落里,云雾山庄的二爷云起正懒懒地看着,唇边是奇异的微笑。 “二爷,拍卖会在午夜举行,铃兰夫人也来了。”穿着唐装的瘦小奴仆轻声禀告。 “知道了。”云起专注地看着兰月,越看越觉得兰月和阿雾很像呢。 氤氲的花朵在渐渐凋零,所有因恐惧而生的可怕生物渐渐虚化。 兰月感觉不到攻击了,缓缓睁开眼睛。 她发现,她和莹莹已经另外十多个穿着黑袍子的少女正在一个巨大的如镜子一般的圆盘之中,有几个黑袍少女身上有隐隐的血迹,似乎被什么可怕的东西攻击过。 兰月感觉到了灼热的视线,她抬头,发现头顶不远处有一个悬空的玻璃房子。 那里,有人正看着她。 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受伤的人已经失去了资格,把她们带下去。”云若惜穿着黑袍,异常美艳,她悠然地站在圆盘旁,似乎完全不认识兰月一般,身为现任巫女,云若惜来监督甄选自然在情理之中。 云若惜挥手,一行人端着水晶盘子出现在巫女候选人的面前。 水晶盘子里是一粒巨大的种子。 “你们用灵力使种子生长,开花。最先做到的人会得到一个奖励,而最后做到的人会被当做货物在拍卖会上拍卖。”云若惜饶有兴致地看了兰月一眼,她特意选择了一枚特别的种子给兰月。 云雾山庄已经收到讯息,今夜将有灵异警察的人在云雾号上搞事。 兰月和莹莹这样的初级灵异警察出现在这里,见识就是一个娱乐的小把戏。 “这些种子会因为巫女们灵力性质的不同,开出不同的花朵。”五名长老中唯一的女长老寒蝉叹息,“我在十多年前看到过最美的花,那时候的阿雾还是小女孩,却已经拥有了很强的实力。” 云起淡淡一笑:“也许今天也会有惊喜。” 空旷的殿堂中,水晶吊灯光线柔和,仔细看会发现,每一粒水晶珠子里都有月光在流动。 兰月从水晶盘子里拿起种子,她能感觉到种子里有生命的波动。 她往种子里注入灵力,骇然发现种子变成了一个黑洞,用疯狂的速度吸食着她的灵力。 兰月抬头,视线和云若惜的视线交错。 云若惜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却被兰月看到了她眼底深深的恨意。 兰月低下头,自己这组人本就是吸引视线的小小鱼饵。 碧柳教官一定能拿到“补魄”。 陆陆续续地,巫女候选人的手中逐渐有花朵绽放,莹莹手中的种子也开始碎裂,有绿意出现了。 云若惜唇边的笑意更深,不知道兰月作为拍卖品是否能卖出好价钱? 兰月将感知全部放在了手中的种子上,渐渐她感觉到了这种子的核心。 红色的火一般灼热跳动着的生命精华。 她发现自己的灵力在令种子的内部发生变化。 兰月垂下眼帘,瞳孔变成了紫色,种子的内部结构明晰地出现在兰月的脑海中,她温柔地用灵力触碰那核心的生命之火,种子的外壳开始碎裂,外壳的碎片化为萤火被绿芽吸收了。 云起看到兰月手掌上的绿芽,身体前倾:“为什么火凤的种子会在这里?” 女长老惊喜莫名:“火凤的种子需要温养数月才能发芽开花,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的灵力这么特别,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令火凤诞生。” “这个丫头不仅仅是灵力特别这么简单。”云起深思,邪气一笑,“我比较感兴趣的还是谁把火凤的种子混在了测试的种子里。” 他玩味地看了云若惜一眼。 因为轩辕的关系,若惜已经恨兰月恨到这样的地步了吗?看到自己憎恨的人在竞争自己目前的位置,云若惜一定恨不得让兰月死掉。 “若惜,不要着急,我还想接着往下看戏。”云起成熟英俊的脸上是谜样的笑意。 云若惜微微颔首,一言不发。 云起懒洋洋地问:“这些人里能够找到可以看到命运碎片的人吗?我已经厌倦了不断寻找。”不断寻找阿雾的影子,不断地对人生感到厌倦,大哥因为受不了父亲的折磨,离开了云雾山庄,而阿雾早就死了,剩下他和这群无聊可怜的人一起,虚度光阴。 女长老轻笑:“我们研发了一个新玩意儿,它是一个炸弹迷宫,在一群不断飞翔的炸弹里,有些是一碰即爆的,有些是不会爆炸的,有些是延时爆炸的,我一直相信,人只有在绝境里才能爆发出最大的潜能。” 如果没有那样的能力,死了也就四了。

窗外,冷月如钩。 爸爸为什么会变成魔兽?梦里的那个人说爸爸靠猎食人类延长生命爸爸那么善良的人怎么会这么做?他他曾经是高级灵异警察,怎么会变成妖兽? 兰月觉得脑子很乱。 门被推开,阿贝惊喜地冲了进来:“姐姐,你醒了?” 他要去握兰月的手,却被兰月躲开。 兰月的脑海里是媚和阿贝在一起的片段。 那时的媚附身在自己的躯壳里,令阿贝情动,如今却令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阿贝。 阿贝发现了兰月的闪躲,黯然地收回了手。 她抬起头来,温柔地笑着:“我煮了粥,你等等,我马上端过来。”他被兰月姐姐讨厌了这个事实令他几乎无法呼吸,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阿贝懊恼地握紧双手。 兰月问:“阿贝,云若惜在哪里?” 阿贝站住,没有回头:“她救醒了你,所以我信守承诺将媚的尸体交给了她,让她走了。” “飞夜呢?”兰月记得飞夜被阿哲的血毒晕了。 “它还活着,在你的包里休息,它很强悍。”阿贝微笑。 兰月放下心,下床来:“我要去灵异警察分部的资料室。”自己的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大碍。 阿贝回过头:“我陪你去。” 兰月微微一笑:“我想一个人呆着。” 阿贝垂下眼帘,俊雅绝伦的脸上是浅浅的忧伤的笑意:“好。”不要讨厌我,我会无法承受,我疯狂的念头无法停止,无法驱逐,姐姐,我再也无法承受你离开我的痛苦。 只是,不知道这身体会不会像上次一样,突然睡去,差一点就无法及时醒来。 兰月有些迟疑地问:“阿贝,你和轩辕他们说了我被媚附身的事情了吗?” 阿贝摇头:“还没来得及,我一直在等你醒来。” 兰月想了想:“别告诉任何人。”已经无所谓了,轩辕是哥哥,弱令他觉得这个做妹妹的有了新的感情,也许他会安心一些。 阿贝看着兰月:“你根本不想和我在一起,为什么要令别人误会?”他双眸里有着哀伤之意,“还是,你只想让轩辕误会?” 兰月没有回答。 阿贝叹气:“阿哲的尸体在客厅里,他是灵异警察通缉的要犯。也 许你应该把他的尸体带去灵异警察分部。” 兰月走过去,轻轻拥住阿贝:“对不起,我不能爱你,却利用你。” 阿贝幸福地笑着:“不管姐姐怎么对我,我都没关系。” 灵异警察分部。 将阿哲的尸体交给了春日一双,兰月匆忙地走进了资料室。 兰月正在超脑“死神”上查阅血裂咒的详细资料。 血裂咒是巫门禁术。它能令人的身体在很短的时间里碎裂,它还能撕裂人的灵魂。 爸爸遇到这种伤敌威力巨大,对施术者也反噬得极其可怕的禁术,即使他灵力深厚也无法支撑太久,爸爸经常生病都是因为血裂咒吗? 媚就是令爸爸苟延残喘的主凶,可是,那个在月夜杀掉爸爸的人到底是谁? 那个人说的是真的吗?爸爸变成了杀人续命的魔兽那只红眼睛 兰月回想起记忆力莹莹和米琪聊天的话题。 “昨天晚上,有个出租车四级打电话说,他看到了三只眼的‘红眼睛’,就在街边公园,后拉,警察也来了,发现了被野兽吃掉的人呢” “我奶奶说,‘红眼睛’是邪鬼,不但杀人,还专门吞食人的灵魂” 兰月命令“死神”搜索“红眼睛”。 一秒后,“死神”的屏幕上出现了“红眼睛”的结案报告。 “你没有权限翻阅这份报告。”电脑里是“死神”那富有磁性的柔软女声。 “为什么?”兰月问。 “你没有权限翻阅这份报告。”柔软女声一直重复。 兰月不寒而栗。 自己被限制阅读这份报告,就是因为“红眼睛”是爸爸吗? 兰月还记得爸爸死的前一天下午,自己和冰在咖啡馆里的谈话。 “对你来说,这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最重要的就是和爸爸一起快乐地生活下去。” “这样啊?要知道,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你所爱的总会被带走,只是时间迟早而已。” 你所爱的总会被带走。 汹涌而可怕的感觉自兰月的心中升起。 梦里那个看不清的男人,那个声音清冷而模糊的男人,那个杀掉爸爸的男人是冰吗? 如果是冰,他为什么会让自己进灵异警察部队? 轩辕又师傅知道这一切呢? 还是,由始至终,他们都把她一个人蒙在鼓里? 兰月脸色苍白地站了起来,她要去找轩辕问个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警铃响彻了整个灵异警察分部。 兰月抓了配枪,冲了出去。 春日医生靠在走廊墙壁上捂着心脏处,胸前还有血渍:“阿哲尸变逃走了。”他没想到心中被一刀贯穿的阿哲居然那么快就尸变了。 兰月口齿不清:“尸变?” 春日医生微微一笑,皱眉捂住心脏处:“兰月,你运气很好,要是你迟些把他交给我,你就会成为他的第一个猎物。” 一些发黑的糯米自春日医生的指缝里滑落,在地板上跳跃。 “你没事吧?”兰月担心地看着那些黑得冒烟的糯米。 “他的尸毒很厉害。不过,我可以处理。”春日医生淡淡一笑。用糯米拔除尸毒后,他必须好好化验一下阿哲的血样,还好他先提取了阿哲的血样以及他伤口处的不明黑色黏液,不过,阿哲尸变得那么快,太诡异了。 兰月放下心来,耳边传来熟悉的温润清朗的声音:“兰月” 兰月侧过头:“轩辕,正好,我有好多事想问你。” 轩辕俊朗如昔,略略清瘦了一些,却令他看起来更加玉树临风,清逸潇洒。 他看着兰月,眼底是隐忍的温柔情愫:“稍后好吗?我要去开会。” 兰月望着轩辕,心中有千言万语,却只能轻轻道:“好的。” 轩辕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 春日医生安抚失落的兰月:“轩辕前天发现,我们的保全系统因为病毒出现了巨大的漏洞,这一次阿哲能逃走也是因为灵异警察分部的防御系统出了大问题。” 兰月苦笑,再严密的防御对于某些非常人都只是小孩子的把戏。 “听说,你要去那艘游轮?”春日医生问. 兰月呆了呆:“游轮?”是艾莲说的那个要去走秀的游轮吗?她还说要带上阿贝。只是,阿贝在短短一周里长大成了美男子,她没办法变出一个十四岁的阿贝给艾莲。 春日医生摸了摸兰月的头:“你才恢复,又要接任务,我也很同情你。”他的眸色变得奇异,“这个世界上没有简单的正义与邪恶,也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你只要相信你自己的心就够了。” 兰月似懂非懂地点头,因想到爸爸而黯然。爸爸为什么一定要食人延命? 她问春日医生:“如果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一个人骗了你,你会怎么做?” 春日医生的眸子因为回忆而温柔:“我会假装被她骗到。” 南星 灵异警察分部整整一栋大楼的走廊在某种机械原理下移动,重组。 轩辕走进新出现的走廊。 走廊尽头,一扇发光的门正在静静等待着他。 这是一个复杂的异次元门户,门口是独立空间,任何人都不能在门外窃听其中的讯息。 轩辕的眼中是谜样的神色,他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里是一个隐蔽的会议厅。 桌子的尽头坐着一个不怒而威的中年男子,灵异警察部队第二号人物南星。没有人知道,南星的面皮下还有另外一张面皮,他就是云起!云起多年前就成功地潜入了灵异警察部队,他谋划多年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碧柳坐在桌子的另一头,神色清冷。 冰,小彤,无尚,邵伟等人都已经就座。 轩辕抱歉地对着南星笑笑:“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南星毫不介意,爽朗地拍拍身边的空位:“过来和我一起坐。” 轩辕走了过去,走过碧柳身边时也没有停顿,更没有看碧柳一眼。 南星待轩辕坐定后对邵伟说:“开始吧” 邵伟微一定神,会议桌上空出现一艘游轮的幻影:“一周后,云雾号游轮即将开始它的第27次旅程,被邀上船的人非富即贵,当然,剩下的都是实力强大的异能者,我们估计,将有超过二十个灵异警察通缉的A级罪犯,超过一百个B级罪犯出现在游轮上。云雾号游轮用珍贵的‘黄泉之心’作为能源,拥有极快的速度和超强的防御能力,从外部根本无法攻破。” 南星微微一笑:“所以我们制定了从内部攻破它的计划。你们这一组要做的就是吸引游轮主人的部分注意力。” 他的视线落在了轩辕的身上:“如果A级罪犯反抗,轩辕,我希望你能主持大局,格杀勿论。” 轩辕冷峻地点头:“是。” 南星望向冰,多了长辈对晚辈的希冀与鼓励:“冰,勾魂使小队务必在这次行动中进全力配合。” 冰的眼中是孺慕之意:“我会的。”昔日的南星教官已经是灵异警察部队的领导者,他一直将南星教官当做自己的偶像。 南星微笑:“冰,听说你带的那个初级灵异警察兰月的能力类型很罕见。” 冰垂下眼帘:“是的。” 南星眼中幽光一闪:“她也要参加这次计划吗?” 轩辕回答:“她将作为云雾山庄外围公司恋岚甄选出的巫女候选人,进入云雾号游轮。” 南星点头称赞:“很不错,居然能够混入恋岚,成为巫女候选人。” 兰月的确是得天独厚的异能者,怪不得碧柳对她那么关注。只是,他不想兰月就这么成为她计划里的小炮灰,罢了,自己到时也会出现,大不了出手保她安全。 碧柳云淡风轻地说道:“南星,你扮演开这么无聊的会,可不可以散会?我要回家补眠。”一直以来,他就不喜欢南星,总觉得他的那些爽朗亲近都是伪装的,只是,南星这十来年立功无数,又长于交际,所以步步高升,拥有了今日的地位。 南星望着永远年轻如仙人的碧柳,笑得诚恳亲切:“没问题。”

本文由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实体书籍,转载请注明出处:阿贝看着兰月,兰月从水晶盘子里拿起种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