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体书籍

当前位置: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 实体书籍 > 韩江林说,韩江林说屠书记请他到书记办公室

韩江林说,韩江林说屠书记请他到书记办公室

来源:http://www.008sky.com 作者: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时间:2019-10-03 01:04

事前对来自各方的阻力有了一些估计,没想到来自上面的阻力比预想的更大。第二天一走进办公室,张主任说:"屠书记叫你过去一趟。"韩江林走进去,屠晋平正阴着一张黑脸在收拣东西。见到韩江林进来,他气呼呼地说:"谁把消息通得这么快,我们昨晚刚讨论了草案,今天早上我已经接到了五个电话,都是市局的领导要求县局的局长留任的,财政局长还说如果不让王峻局长留任,以后对白云的财政就放手不管了,岂有此理!"韩江林淡淡地说:"地球要发生地震,老鼠会提前感知,从洞里跳出来逃生,我们这些局长也是属鼠的,只要会发生危及地位的变化,不需要通气,他们也会提前感知。"屠晋平笑骂一句:"我不相信换一个局长会变天。""老头子下来时,市财政局长也说过同样的话。"韩江林说,"有些人总把下属单位看成自己管理的地盘,家天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都是一纸干部,党叫上哪就上哪,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明白这个理?""这背后可能有一些复杂的原因,但不能因为来自上面的阻力,影响机构改革的工作大局,影响白云的发展进程。"屠晋平拣好东西,在老板椅上坐下,点燃一支烟抽了起来,说:"顶不起,躲得起,我带一个组上高坡乡,到山上躲一个星期,等我们考察下来,就召开常委会定下来,这边的事情你和苟县长多费一点心,我手机关机,有事打高坡乡的电话联系。"屠晋平又说:"在外人看来,好像人事安排是书记说了算,你现在知道了吧,人事安排是各种力量博弈的结果,当各种力量在相互搅动,搅起一团浑水时,就有可能把书记和组织部长推上风头浪尖,一个合格的组织部长要能够平衡各种力量,最终形成一种和谐的局面,这是最高境界,这一次情况不一样,许多老干部必须退下来,又非心甘情愿,矛盾在所难免,你要有心理准备。"韩江林点点头说:"在这一方面,我特别佩服小平同志,别人不可能做到的,他居然采取顾问委员会的形式做到了。""我们没有顾问委员会,只能迎难而上了。"屠晋平拿起手提包要走,韩江林急了,问:"机构改革三定方案的事怎么办?"屠晋平愣了一下:"这倒还是个事,这事几个书记议过了,县里不是成立有编制委员会吗?由苟政达召开一个编制委员会全体会议,通过后下个文。""这么重大的事情最好常委会研究通过。"屠晋平笑了:"决策是需要承担风险的,特别是人事改革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让县编制委员会给我们分担一点压力吧。"韩江林恍然大悟,为屠晋平的老谋深算折服。腿还没有跨出书记室,韩江林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电话是杨明老主任打来的,询问民政局一个叫刘晓莉的女干部的情况,说刘晓莉不错,要求韩江林向县委建议,提拔刘晓莉任民政局副局长。韩江林不能直接拒绝老主任的要求,只得答应向县委建议。挂了电话,他只记了一个名字,想不起刘晓莉是谁,怎么会有通天的关系。他不敢怠慢,马上叫干部室过来,询问刘晓莉的情况,弄清楚了刘晓莉的婆婆和杨明老主任的关系。在铁厂时,他们曾经是上下级关系,杨明任县委书记后,刘晓莉的婆婆从区妇联主任位置上,调任白云妇联主席,杨明调南原市委副书记后,刘晓莉的婆婆调南原市妇联副主席。明白了这层关系,韩江林知道这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人情,当干部室把昨晚议定的考察预备人选名单送他审阅时,他在民政局的考察对象里,添上了刘晓莉的名字。李国胜走进办公室束手在桌子对面站下,看着韩江林小心地问:"韩部,先从乡镇开始还是先从机关开始?"不待韩江林抬头正视,李国胜的目光迅速滑开。他的政治生命掌握在年轻的韩部长手里,他不得不小心面对,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他猜到了县委准备把他调离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人事局长的岗位,又不知未来的具体岗位,心里颇想探问,又不好开口询问,只得玩耗子与猫的游戏,像打猎一样,从外往里围。韩江林装出信任的样子,把添加了人员的考察对象名单递给他,说:"叫干部室输出来,只给考察组长、副组长手里掌握。"李国胜接过名单走出去,此时再看他厚实的背,竟然变得有几分孱弱,目光回到桌上的机构改革方案时,他不由得一声幽叹,面对艰难的人生和复杂的世事,每一个生命都像弱柳一般经不起几番折腾啊。韩江林估算机构改革分流的干部安排和自己中意的预备人选,在机构改革方案上动笔修改了一两个地方。人们常说因事设岗,在拟订方案时,并不排除为了某些人临时调整一些职数,或变通某些任职条件。这次干部考察中,把一个原定要分流的聘干纳入了考察对象,一旦考察通过,就会因为获提拔而进入公务员行列,享受国家公务员的待遇。书记会上给这位干部的特殊条件是,他父亲是南下干部,是县里唯一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八路,为了解决老八路的子女的就业问题,特许的条件,只此无他。当然,因为这位老八路救过现任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的父亲的命,省委副书记直接打电话给廖建国书记,廖建国书记又钦点要解决这位聘干的待遇问题。圣命难违,屠晋平叫韩江林想办法,几经比较,几经研究,得出了这一"研究成果"。韩江林反复玩味着这个条件,方才明白,在原来很看不起眼的所谓条条框框里,深藏着他人很深的心机和智慧。韩江林把方案拿到干部室,李国胜正在和干部室杨道理主任拉话。干部室主任虽是李国胜的下属,此种风云变幻的特殊时期,说不定却能决定他的进退去留,"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即使身处漩流,有谁又能知水深水浅、水汹水急呢?在决定人生命运的关键时候,四方迎合,八面玲珑也在所难免。韩江林笑着拍了拍李国胜的肩,算是对这位下属的一点心灵安慰,说:"方案我修改了,你交给苟县长,就说屠书记请编委会研究下文。"李国胜满心疑惑:"这么重要的事情,不经过常委会研究,怎么说得过去?"任何语言都会暴露思想,个性的思想都不会被所有的人所接受,因此,韩江林不置可否,说:"召集组员开个会,交代一下纪律。"韩江林回到办公室等待组员集中,吴传亚打电话过来,问:"韩部长,听说县委研究人事,我要下乡?"听见老同学这种客气得发腻的声音,韩江林真不是滋味,心想,即使地位变化,我的心态没有变化,同学的亲密关系也不想发生变化啊。他气粗地说:"听谁说的?"吴传亚一时语塞,犹豫半晌说:"组织部已经风吹草动,机关如临大敌。"韩江林笑道:"好像还没有发生地震,你们这些所谓的政治生物就想搬家了?""我们搬什么家,往上搬呀还是往下搬呀?""握住命运的睾丸,想上就上,想下就下。""部长就是那只命运的睾丸呀,"吴传亚笑了,也开了一句玩笑,语气轻松了许多,"在部长眼里当官是女人生孩子呀,想生男就生男,想生女就生女呀?你就让我生个男孩呗。"韩江林明白了吴传亚的意思。韩江林想把吴传亚下放乡里任职,增加自己在乡镇一级的政治基础。屠晋平和马书记只同意让吴传亚先任大地乡长,原乡长转任书记。官员们常把乡镇书记和镇长比做一对夫妻,在分工时男主外女主内,男主大事女主小事,如同歌词所唱,你挑水来我浇园。吴传亚以隐语提要求,韩江林自然只能以隐语暗示,说:"男女都一样,谁叫你还这么封建呀,如果你真想要一个男孩子,你不妨研究一下怎样改变孩子的性别。"吴传亚在中学时代和韩江林同为校球队队员,配合十分默契,对韩江林的话心领神会,问:"这种科学方法管用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韩江林说,不忘补充一句,"如果不谋,什么事也不成。"刚挂了电话,谌洪的电话接着而来,他是个急性子直筒子,不待韩江林开口,劈头一句:"有戏吗?"韩江林反问:"什么戏?""机构改革不是紧锣密鼓地开场了吗?"谌洪说,"分配给我演什么角色?""公安局的同志应当以事实为依据,以政策文件为准绳,不能道听途说。"韩江林严肃地批评道。为了谌洪能够出任公安局长,韩江林没少费力。也就是说关于干部任用的事情,事前事后说说无妨,现在是事中,任何不小心都会使以前的努力付之流水。谌洪倒也大度,爽快地说:"是,我一定谨记部长教导。"队员们陆续进来,韩江林说:"国胜,你组织大家学习一下考察纪律。"李国胜拿起由韩江林负责拟定的干部考察纪律有板有眼地念。两个电话弄得韩江林挺不是滋味,心想,每到关键时刻,这些亲如兄弟的同学就会提这样那样的要求,好像他这个部长是他们的利益抓手一般。学习完考察纪律,韩江林就考察时间和顺序作了安排。他们当天就赶到了考察的第一站——大地乡。考察组到达时,全乡干部已经整整齐齐地集中到会议室里等候。乡党委书记刘诚和许文东领着几位领导在路口恭迎考察组。刘诚可能已经接到了内部消息,自己将做为农业办公室主任的预备人选进行考察,脸上喜形于色,对考察组服务热情周到。对白云这样的农业县来说,中央和省市近年来农业投资的项目主要通过两个渠道下来,一是农业局,一是农办。在许多人眼里,农办是一个难得的肥缺。刘诚曾任政府办副主任,在苟政达看来,他属于自己人,钦点刘诚为此职的考察人选。看到刘诚鞍前马后招呼,韩江林想起先前他找县长要求赴宁波挂职时,刘诚出了大力,不由得感慨世事无常,决定助其一臂之力,促成刘诚出任此职。测评过后,韩江林找乡里几位主要领导谈话,摸干部的思想基础情况,了解乡里的发展思路,结合大地乡的情况再思考干部的构成和配备。因为是中期调整,韩江林向县委提出在"大稳定、小调整"的前提下,借机构改革进一步完善乡镇的领导干部配备,基本思路是,根据基层党组织建设和经济发展需要,每乡配备一名熟悉党务工作的副书记、一名熟悉经济工作的副乡长和一名熟悉农业工作的副乡长,提拔一名年轻、或非党员的年轻女干部出任乡镇副职,做为县级党政领导班子后备干部,做为民族地区亦可做为省市甚至于全国人大代表的预备人选。干部培养工作要有前瞻性,韩江林觉得这个思路就有前瞻性,为抛出了这一思路并被县委接受,还自鸣得意了好一阵子。完成了与主要领导的谈话,韩江林叫刘诚给找了一间房,想躲在里面清清静静地看一会儿书。电话却不让他清静,不断有县直机关干部或与韩江林要好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说与韩江林久不碰面,邀约晚上一起吃饭。不早不迟,偏偏这个时候请吃饭,醉翁之意不在酒,韩江林以下乡蹲点为由,婉拒了他们的要求。拒绝一个又来一个,弄得他不胜其烦,最后干脆关掉手机。考察组完成了所有的工作要回城,刘诚强留考察组吃饭。李国胜说考察组有纪律,不能接受任何被考察单位和考察人的宴请。刘诚找到韩江林,说:"乡下哪来什么宴请,不过是农家一点粗茶淡饭,村里的支书也想见见组织部长,请示农村党组织建设的相关问题。"这是一条韩江林无法拒绝的理由,夯实政治基础一直是韩江林解不开的心结,他可以拒绝县里的干部,却无法拒绝农村支书。韩江林说:"加强农村党组织建设也是这次考察的目的之一,就借这次机会,考察组和农村党员一起开一个支部会,探讨探讨农村的党组织建设工作。"民以食为天,本来吃饭不需要理由,官场中的某些饭局需要理由才能吃得心地踏实,韩江林为考察组接受宴请找到了堂而皇之的理由。

纸毕竟包不住火,旬有余日,纵火焚车管事件还是被相关记者探知,经媒体披露出去。孙志刚事件发生之后,收容所、城管等执法队以悍吏的形象为群众所诟病。白云发生纵火车管事件,公安尚未确定案件的性质,媒体却以另一类型的悍吏形象来描绘车管所,使南原市委市政府亦感到普遍的压力,一方面要求公安机关尽快查清事实真相,另一方面,南原市委下文,在全市开展一次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机关作风整顿。对于白云的领导来说,这次山雨袭来,比上一次天然林事件遭受的压力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乎可用"黑云压城城欲摧"类比。天然林事件揭示的是一个普遍的问题,从省委到市委,都坚定地站在县委身后,支持白云县委的决策。纵火事件则是一个个案,谁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支持悍吏。经过媒体推波助澜,舆论一边倒,把全部责任都归结为车管,大有"杀车管以谢国人"的态势。县市两级公安局联合调查的结果却是,在纵火事件中,车管所长只是执法手段简单,态度粗暴了些,并不存在什么违法违纪行为。刘志伟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向市委写了检讨,并主动要求辞职。市委对组织精心考察培养的干部,自然百般爱护,一拖再拖,目的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无奈媒体紧追不放,不得已同意了刘志伟的辞呈。刘志伟辞职获通过的当天,谌洪欣喜地给韩江林打电话,证实自己的预见性。韩江林淡定地说:"刘志伟是一条汉子,这年头敢于挺身而出的硬汉子太少了,他停一段时间,喘一口气,还会被重新起用的。""走了一个主要的竞争者,排队等候上前的人少了一个,你占位的机会增大了好几分。""如果来一个插队者呢?"谌洪笑着说:"如果真是那样,也是天意,天意从来高难问,就看你怎么去问了。"韩江林刚得到时任纪委常委、信访室主任杨正和转来的一个内部消息,说白云有不少干部告白云县委"所用非人,酝成了纵火事件",要求上级纪委彻底清查白云干部任用的黑幕。杨正和明确地告知韩江林,告白云县委任用干部不正之风,实际就是告韩江林。韩江林上任以来,考察任用的干部很少,由民情反映,尚未出现明显的怨愤。韩江林怀疑这一举动可能来自竞争对手的打击陷害,是赤裸裸的政治阴谋。这天,韩江林借故到屠晋平办公室汇报别的工作,顺便这把一内部消息委婉地说了出来。屠晋平听后十分生气,说:"我们在干部任用上,严格按照组织程序考核任用,不存在任何以权谋私的问题,蓝天白云可以为证。"屠晋平在位日久,自信心越来越强,在看待问题上鲜听同事意见,竟然转变成一种专横。韩江林附和说:"我们任用干部不存在任何腐败。"屠晋平头往上一仰,寻思道:"为了照顾情绪,我们在干部年轻化方面做得很不够,思想僵化、工作方法简单粗暴,等等,如果不存在这些问题,白云改革开放的局面会更好一些,经济发展会更快一些。"任何形式的改革都是一次利益的调整,在产生既得利益者的同时,将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双方矛盾的博弈将把决策者推上风头浪尖。屠晋平此时心里正处于激烈的矛盾中,虽然这是一次自上而下的改革,他仍须思考改革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他所能承受代价的大小,将会直接影响人事调整方案的力度。如果不改革,不任用富有朝气的干部打开局面,推进工作,又会影响他的政治前途。这是一个决策者面临的两难选择。省委关于机构改革的方案已经下发,不少县已经启动了机构改革,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真正迈开步子的很少。但按照上级排定的时间表,白云的改革已经如箭在弦,不得不发。屠晋平说:"机构改革,人事调整是重点,是核心,组织部要准备一个初步方案,待时机成熟,立即着手进行。"韩江林接受任务后,对包括撤并单位在内的负责人选,进行了全面权衡。他始终把握自己的位置,所提供的初步方案,首先考虑融入书记的意志,然后充分平衡各方面的利益。机构改革是一件光明正大,必须拿上台面讨论的事情,但围绕着机构改革中的人事调整,各种利益集团形成了强大的暗流。这是一场狩猎,官员是猎场中的猎犬,职位是猎物。围绕着职位的变化,官员们的鼻子比猎犬有过之而无不及。围绕着猎物展开的争夺早已开始。各种猜测、流言蜚语满天飞,告状信像雪片一般飞来飞去,韩江林不得不每天花大量的时间阅读各种各样的信件。告状信涉及县里某个重要的人物,或者直接涉及县委书记屠晋平的时候,韩江林抱着为尊者讳,抱着息事宁人的原则,一般会把这样的信件悄悄封存起来。韩江林当上组织部长不久,尚处于春风得意马蹄急的阶段,就已经隐约感觉到了权力核心的特殊压力。草拟的人事方案日臻成熟,他仿佛觉得爆炸的引线已经点燃。这一次,不待韩江林抛出方案,屠晋平主动提议由组织部召开部长办公会,他和苟政达县长、纪委马书记列席,共同讨论县级机关人事改革方案。会议定在晚上八点召开,韩江林为了掌握人事安排的主动权,在部长办公会召开前,主动联系屠晋平,想把草拟的人事调整方案给他过目,以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为融入了自己政治智慧的方案寻求坚定的支持者。屠晋平吃好晚饭,提前到了办公室,问:"晚上的会议准备好了没有?"韩江林说:"我过来向书记当面汇报。"韩江林打车赶到县委办公大楼,为了郑重起见,他把方案重新看了一遍,确认无误,他才走进书记室,把方案交给屠晋平。屠晋平认真看着方案,不时就某个人的情况问一句。方案中所列的都是单位的一把手,韩江林对他们了然于心,屠晋平满意地点着头,打电话叫苟县长过来,听听他的意见。韩江林给苟政达打电话。苟政达说刚把市经贸局的领导送走。韩江林说屠书记请他到书记办公室。苟政达问:"不是晚上八点吗?"并顺便开了一句玩笑,"组织部是管官的官,你说提前就提前吧,我这个县官还得服从韩部安排呀。"韩江林说:"我听从两位书记的安排。"苟政达顺着韩江林的话,说:"因事设岗,以岗定人是人事改革的方向,我们要选能够推动工作的同志到领导岗位。"说过大道理,苟政达点了几个人,说他们思想端正,作风扎实,向韩江林推荐。苟政达大概没有听出韩江林在书记室,韩江林不得不打断了苟政达的话,说:"屠书记想就今晚的议题听听你的意见,先到书记室碰碰头。"苟政达这下听明白了,答应立即过来。屠晋平拿着笔,一个一个地斟酌方案名单,韩江林借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部里收集的各县改革情况的信息材料。他回到书记室,苟政达已经来到,正向屠晋平汇报经贸局的领导下来考察的相关情况。韩江林给两位领导递材料时,眼光在书记的桌面上定了一下,看到屠晋平已经把人事安排方案收了起来。接着,屠晋平就机构改革中的人事安排,问苟政达有些什么想法,并特别强调:"政府是你主管的工作,要体现你的意见。""党委管人,政府管事,我们听书记的,"苟政达大度地呵呵笑着,话锋一转,说,"有几个同志,我看工作不错,可以考虑。"说着,点起了在电话里跟韩江林说的那几个名字。政治所表达的就是权术,表面上对人事安排满不在乎,私下里已经把自己的人选酝酿了无数遍。屠晋平没有把方案拿出来,大概不想让苟政达多心,惹出祸端闹出矛盾。否则,苟政达一旦看到方案已定,心里自然生气:人都安排好了,还召集我们讨论干什么?部长办公会八点准时召开,组织部一端的铁门紧锁,小会议室的门关得严严实实,大有围绕讨论机密而严防死守的情形,气氛骤然紧张。办公室张主任是个有心人,特地为今晚的会议准备了水果瓜子和香烟。屠晋平兀自悠闲地抽烟,苟政达边嗑瓜子边大声地说着笑话,气氛稍稍松动了一些。韩江林见书记县长还没有切入主题的意思,站起来把窗子推开一些,清凉的空气迎面扑来,他深吸一口气。一轮洁白的皎月高空悬挂,几丝流云向天边飘逸,夜空纯净如洗。韩江林征询的目光投向屠晋平。屠晋平吸了一口烟,把头朝沙发上靠得更深,仿佛一位高高在上的皇帝,悠然自得地统领着自己的领地和臣民。韩江林又把目光投向苟政达,苟政达爽朗地说:"韩部长,你请我们来赴宴,你得发话呀,早开席早散伙。"韩江林挺起胸正了正身子,说:"经征求屠书记和苟县长同意,我们今晚召开这个部长办公会,讨论我县机构改革方案和人事调整方案,事关重大,特请几位书记列席指导,我得强调一下,讨论的内容事关白云改革和发展的全局,请各位认真做好保密工作,下面先请屠书记作指示。""我今晚是来参加你们讨论的,没有什么指示。"屠晋平有意在副手面前表示高姿态,问道,"先讨论方案还是先讨论人事安排事项?"韩江林成竹在胸,说:"先讨论方案,方案定了再定人。"屠晋平说:"那就请编办先介绍机构改革方案。"韩江林对李国胜说:"国胜,你向书记们汇报一下机构改革草案。""我们的机构改革方案是按上面的要求照搬照套下来的。"李国胜说。苟政达笑道:"改革自上而下,在我们县里不叫改革,应该叫照搬照抄。""抄出新意也是改革嘛。"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李国胜待笑声过后,一五一十地介绍起白云在新一轮机构改革中的机构设置。李国胜说到这次改革县里将撤掉三个组阁局,四个二级局。屠晋平问:"这不是为难我们吗,撤下来的局长们往哪里摆?"韩江林听说,假装毫不经意地看了书记一眼。如果只是从表面上理解屠晋平的意思,那就大错特错了。书记心里早就想好了这些局长的进退去留,这时候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无非是安抚退职者的意思。因为谁都知道,保密工作做得再好,也没有不透风的墙,部长办公会和县委常委会讨论人事,最后的讨论意见都会流向坊间。失意者听到书记关心他们的进退去留,自然心存感激。苟政达接了一句话:"原来一只笼子关一只鸟,改革撤掉了一些笼子,改成一只笼子关两只鸟。"马书记嘿嘿地笑,说:"苟县长,我们的局长是科级干部,可不是鸟局长。"大家哄然大笑。苟政达调侃一句:"如果改革是针对县处级,我们不同样变成了鸟县长鸟处长?"屠晋平说:"梁山好汉李逵骂鸟官呢,我们的科局长都是革命的老黄牛,年纪大了退下来休息,享受天伦之乐,把革命重担让给年轻的同志担一担,韩部长,机构改革方案是照上面的套下来的,通过只是一个形式,下面就围绕这个方案,你们组织部提出了人事安排意见?""围绕着机构改革方案,我们干部室拟定了一个不成熟的人事安排意见,下面我把这个意见向各位书记汇报。"韩江林说,"按照从县委到政府,再到人大、政协、群团的顺序,一个单位一个单位的定,先定正职再定副职,最后排定领导班子成员。"几位书记点点头。人事安排便从县委办开始,对机构领导班子成员逐一讨论。县委领导机构的领导班子,倾向于听屠晋平的意见,政府组阁局的主要领导、政府办主任、计划局长、财政局长、公安局长、城建局长由屠晋平直接点将,其他科局则交给了苟政达确定。在国土局长和交通局长两个职位上,屠晋平和苟政达出现意见分歧。屠晋平有意表现高风亮节,潇洒地说:"组阁局是支持县长办事的,按你的意见。"苟政达皱眉苦笑,接受了屠晋平的意见。一些不重要的副职和人大政协、包括乡镇不起眼的职位,书记县长又向组织部门表现自己的大度,说:"反正我们认识的人有限,我们今天大致拟订一个方案,待县委考察组汇报以后,由组织部确定一个意见,交县委常委会讨论通过。"人事就是一块大蛋糕,几位书记围绕着这块大蛋糕展开了讨论,所谓的讨论,不过是根据各人的地位和影响力,对这块蛋糕进行切割。几位书记对参加会议的组织部干部也恩赏抚慰,石雨林兼任老干局局长,干部二室主任提拔为人事局副局长,干部一室杨道理主任提拔为副科级组织员,等条件成熟提拔为副部长,办公室张主任确定为副主任科员。韩江林有意把施超然和李国胜交流出去,私下向屠书记汇报了想法,有意空出了民政局和水利局两个局长职位,说是这两个局情况特殊,待考察后再定人员。屠晋平感谢韩江林的支持,对他的提议言听计从。苟政达提出这两个局的人选,屠晋平没有表态,事情就议而不决。部长办公会结束,也没有确定这两个组阁局的人选,这样就为韩江林把两个副职推出去提供了空间。为了尽快完成机构改革,把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最大限度地减小来自各方的阻力,会议确定从组织部、纪委、县委办、人事局抽调干部组成四个考察组,在一个星期内完成全部考察工作,然后由组织部拿出人事安排方案,交县委常委会讨论通过。部长办公会结束,夜已深沉,韩江林安排石雨林送苟政达回宿舍,杨道理送马书记回宿舍,自己亲自送屠晋平。下楼时,发现屠晋平的车还在楼下等,屠晋平上车了,车就直接开走了。韩江林独自沿着幽暗静寂的街道漫步,思考今晚人事安排是否存在疏漏,总体安排已达到了他的预想,唯有计划局长一个职位,他原来准备把欧成钧摆在这个位置上,把孙浩继续摆在机关党委的位置上。没想到屠晋平意外提出由孙浩任计划局长,欧成钧出任扶贫局长。苟政达随声附和,韩江林只能保持沉默。韩江林刚进家门,边换拖鞋边掏出手机准备给罗丹打电话,想到香梦中的罗丹被电话吵醒而撅嘴生气的样子,憋不住几乎笑出声。不待他拨号,手机铃先响了起来,韩江林以为罗丹和他心有灵犀,心里正想着她,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一看是施超然的号码,韩江林颇有些不爽,问:"超然,有事吗?"施超然问:"韩部,现在方便吗?""有事你说。"施超然吞吞吐吐地说:"韩部,我想提一个个人的要求,我年轻大了,下乡也锻炼不出什么名堂,能不能不让我下乡镇了?"韩江林何等机敏,听出了施超然话里的话,今晚讨论组织部班子没有提到施超然的去留问题,他肯定猜到了一点什么,认为韩江林安排他下乡锻炼。韩江林顺水推舟,说:"以后提拔副县级领导干部,都要有下乡锻炼的经历,不下乡以后还怎么进步?"施超然客气道:"感谢领导的关心,我年纪不轻了,没什么前途了,在组织部工作那么多年,没有功劳有苦劳,政法委还缺一个副书记,能不能把我安排到那儿?"韩江林说:"到政法委当副书记,不委屈你这个副部长吗?如果兄弟都不能照顾,我这个部长以后怎么有脸见人?"施超然听了,感动地说:"谢谢韩部长关心,政法委享受公安待遇,我别无所图,工资上能够增几块钱就是莫大的欣慰了。"韩江林心想,他能够主动提出离开组织部,到喜欢的岗位,还腾出一个组阁局来安排其他县委常委提名的预备人选,帮了他一个大忙。韩江林不能无情,说:"既然你想任政法委副书记,明天我跟书记、县长反映一下,尽量争取由你主持政法委的日常工作。"施超然达到了目的,千般感谢地挂了电话。韩江林松了一口气,心想,他最担心的就是怕施超然不同意出组织部,和他争执起来,会影响他的威信。没想到他左思右想都不妥当的事情,竟然迎刃而解,韩江林马上信心十足,决定安排李国胜任民政局长,心想,要做大事有大作为,必须要有铁腕,优柔寡断不仅被人瞧不起,还有可能葬送大好的政治前程。

本文由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实体书籍,转载请注明出处:韩江林说,韩江林说屠书记请他到书记办公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