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体书籍

当前位置: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 实体书籍 > 陈香一番话把红君说呆了,红女对陈香说

陈香一番话把红君说呆了,红女对陈香说

来源:http://www.008sky.com 作者: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时间:2019-10-03 01:04

陈香真爱她现在这个家。从大门口的抱鼓石到门里面的影壁、长廊、假山石、老海棠、金鱼池、菊花圃,她都爱,最爱的还是她自己在小后院儿里修的大鸡窝。梅生下第一个女儿红月后,陈香就带着红月住在北屋西边的一间小房里,和书主与梅的睡房隔着一间大客厅和一间大书房。小房间安静又凉快,陈香每天哼着戏哄孩子。家里请了临时的清洁工,陈香可以一心带孩子。红君在京城大学读书,周末回家,住在西屋客房。他已长成个漂亮小伙子了,模样像书主,但性格不知像谁,不爱学习,就爱照镜子,一照镜子就问陈香:“陈姨,你说我长得像我爸吗?”陈香怀疑是这孩子小时候缺爱,又敏感,生怕他自己不是亲生的。陈香就对红君格外照顾,他只要一回家,陈香就张罗给他做好的吃,男孩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嘛。她有点儿为这孩子抱不平。陈香觉得,红君明明是书主惟一的亲生儿子,可书主对他的关心比对红女少得多。就算红女是继书开的遗孤,该疼,也不能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闪在一边吧。再说这孩子的亲妈又离了婚,就算梅对他很好,他在这儿还是更需要父爱。可书主这个父亲太严厉,好像儿子如果不会带兵打仗就不配做儿子似的。可这是个什么年头儿呢?你们老一代打下江山不就是为了他们小辈儿的过好日子吗?干嘛对孩子那么苛求?他不是为了跟他老子更近才跟着进的京吗?要不他守着他亲妈不是更有人疼?继书开只有一个女儿,书风不娶,红君不是继家现在惟一的根儿了吗?我说这个他们就得说我老派,重男轻女,可男孩儿才是继家人么,女儿反正是要嫁的。说是这么说,陈香看见红君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还是着急:这孩子怎么跟霜打了似的?一点儿都没有上进心,除了长个继家的模样儿,没有一了点儿继家人的气派。继家人么,走到哪儿都是出人头地的,就光是我见到的这几位,哪一个都不是凡人的作派。可这孩子简直是稀松得上不了台盘儿!陈香就问:“红君呀,你长大想干嘛呀?”红君说:“我,当一般人。”他想了想,又说:“陈姨,我告诉你我心里想的一件事,你可千万别跟我爸爸说。我觉得我爸爸一辈子只是为了我伯父活的,要不是因为我伯父,他不会跟我妈结婚,这是我妈告诉我的,没有我妈当然也不会有我。后来要不是因为我伯母,他也不会跟我妈离婚,这也是我妈告诉我的。所以红女在家里比我们都重要,她是我伯父的女儿嘛。红女想干什么都成,她想去外国就去了,我去不成。她当然做什么都努力,大家都看着她,她干什么都代表我伯父,甚至代表我们继家,她是世界中心。我代表谁?最多代表我爸爸?我爸爸代表谁?还是代表我伯父。”红君大笑:“都说我们家出英雄,其实最后我老爷爷老奶奶、爷爷奶奶、我二伯我爸爸,全都代表我伯父。他们都不仔细想想,仔细想想就都明白了。唉,也许他们早就明白,觉得光荣,我觉得跟我没什么关系,要是愈想和伯父有关系,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陈香赶紧止住他,说:“这孩子,你可不能这么想,也不能这么对别人说。你要是这么想,你爸爸听了多伤心!红女到底是你姐姐,你们都是一家子,怎么说她代表你们家,你就不代表你们家呢?我敢说你爸爸把你和她看得一样重要,只不过你是男孩儿,就对你严了点儿,你自己又不争气,你要是学习成绩好点儿,不管在哪儿,大家都会重视你。你怎么就不能做给你爸爸看看?做给那些人看看?我在大岛时听人说,你老奶奶在世时,最疼的是你爸爸,她说你爸爸才是继家的人才,你看你爸爸不言不语的人,心里能装大事。你怎么不能学学他?你是他儿子,不为了你伯父而是为了你爸爸争口气么。你既然已经看出来他们都为了你伯父活着,你就做个样儿,为你爸爸活,做他高兴的事,好好学习。”陈香一番话把红君说呆了,他没想到陈阿姨能说出这么多道理来。他点点头,好像懂了点儿新道理,再细想还是没懂。他决心做父亲高兴的事,好好学习,可学好了父亲高兴了又怎样呢?人们还是说他不愧为他伯父的侄子!又是伯父!陈香看红君沉思,以为他听进去了,又奇怪这小孩儿怎么想得这么多这么邪乎!京城热闹,有好多市场和戏园子。红君一回家,陈香就带着他和小红月去听戏吃小吃,陈香请客。她愿意把钱花在小孩儿和戏子身上。红君喜欢红月,爱抱她。他常帮陈香抱孩子,也学着用唱戏哄孩子。有天梅回家后,到陈香屋里来,关上门,严肃地说:“陈香姐,我得跟你说件事。”陈香以为又是继家的事,忙热心地听,没想到梅说:“又开始清堂了,这回是连你们这些在总堂会官员家做事的非堂成员也一块儿审查。”陈香一听,忙叫:“哎呦我的妈呀,我怎么就忘了加入堂会了呢?!”梅说:“大姐,别急,听我说完再叫。”梅跟陈香说了半天,陈香明白了,原来是政府发现她曾当过戏子,又不是堂会成员,认为她不该占用这么好的一个公职,这么重要的一项工作应该由一位更可信任的堂内同仁来担任,决定要劝陈香离职。陈香听完眼泪就掉下来了,说:“我去哪儿呢?我这么爱这个家和孩子们,连对象都没说……我以为这么好好工作就是参加统一了,闹了半天忘了申请入堂了!结果没入堂还是什么都不算!就当了那么两天戏子,也成了历史问题了,在这儿干了这么长时间了,突然说我不适合了,我可是一心一意地为堂工作呀。”梅说:“谁说不是呢?我们都知道你是我们家里的人,都离不开你,可现在堂要裁员,所有没加入堂会的在职服务人员要不就得加入堂会,要不就得离职,因为政府编制有限,不能让所有的老百姓都享受堂内的干部待遇,政府又强调堂内的保卫工作,首长安全,所以他们让非堂会成员的首长服务员离开。”陈香说:“我现在申请加入堂会还不行吗?只要不离开这儿。”梅想了想,说:“恐怕就是你现在加入,也还是得先调走等你加入堂会后才能再调回来。不过这也是个办法,你先去个一般单位,等堂会批准了你的加入堂会申请,加入了堂会,你再回来,我们一定想法再把你调回来。”两人说好。陈香偷偷抹着眼泪等梅带回来新消息。第二天,梅就带回新消息来,说政府的人说了,陈香早干嘛来着?现在要裁员了,才想起加入堂会来,这种人动机就不纯!政府建议给陈香保留公职,但必须回老家当工人,完全不考虑她加入堂会的问题。陈香一听,说:“这附近有什么瘸子或厨子之类的人要找老婆么?我宁可在这儿嫁人了也不回老家。离你们近点儿我也能常回来看看孩子们。”梅哭笑不得,劝说:“天无绝人之路,我再去想办法。”过了一天,梅回来说:“我把政府的人给说通了,你可以离职,不占组织上那个名额,我们家发你的工资。我向政府作保证,你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不会危害首长安全。只要你信得过我们,喜欢这儿,你就不用回老家,也不用加入堂会,这儿就是你的家了,你就当我大姐,将来你出嫁,我们就是你娘家人了。可是有一样儿,你公职没了,以后再想加入堂会就难了。”陈香一听,忙笑着说:“嗐,我哪儿是真着急加入堂会?公职对我来说也没什么要紧的。要紧的是我爱这个家,只要跟孩子们在一起,跟你们在一起,怎么都成。”后来梅常拿陈香急了要嫁人的事跟她开玩笑,又真有关心她的人劝地找对象,说她长得那么端正,人又好,腿瘸是小事,再不嫁就真晚了。有时候晚上她也躺在床上想,为什么她不需要个男人?跟男人睡在一起是怎么回事呢?可想着想着,抱抱小红月,就很满足地睡着了。

红君的女朋友是个华侨。她第一次来继家时是穿一身白,黑黑的短发,眼睛和皮肤发亮,让人想起南方的阳光。她为了参加统一离开了南洋,到中国后给自己起名叫“向堂”,连祖传的姓儿都不要了。红女听了她的名字老想笑,说:“这些华侨比我们还先进,我本来已经觉得我的名字就够向上的了,结果她的名字比我的还彻底。”陈香忙制止红女:“人家华侨没有你这种好出身,可不得起个好名字让人知道她对堂会的忠实?”红女辩嘴:“你说那叫好名字?”陈香说:“我的小祖奶奶,你少说两句好不好?本来你弟弟就怕你,觉得你什么都比他强,比他受重视,现在人家带回来女朋友了,你还挑剔她的名字?人家是外国长大的,怎么知道什么名字好什么名字不好呢?有个向上的名字表示一下心愿就行了呗。”向堂跟大家穿的衣服也不同,爱穿白裤子,还戴金首饰,走路时一蹦一跳的,笑起来就把嘴咧得大开。陈香看得出来她从小就不知道什么叫苦,蜜罐子里泡大的,不像红君,自小就因为战争和大家庭的复杂变得特别敏感和不自信。陈香听梅问向堂关于她父母的事,向堂说她父母就是普通的人,在南洋开餐馆儿。陈香想,瞧人家这孩子,从小在饭馆里长大的,也没有什么有名的背景,倒好了,又活泼又开心的样儿,一点儿愁都没有;瞅我们这位,有个作大官的爸爸,有文化的妈,又有那么多出名的叔伯爷爷等,可他就是不快活,好像一生下来就没吃饱过似的。看他找了向堂倒好了,别看人家孩子是小门小户来的,人家倒没什么心病。梅也喜欢向堂,书主说只要红君高兴,他就同意。他主张男孩子自立,一切他自己作主。于是家里同意红君与向堂结婚,向堂就老来串门儿,给小孩子们买糖吃。过了不久红君和向堂就在红君工作的部门里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书主和梅还有一家大小都去了,红君的上司请书主讲话,书主说希望新婚夫妇永远跟堂走、听堂的话、做统一事业的优秀后代,继承先烈的遗志,统一到底,战斗到底,白头到老。全场鼓掌,书主过去抱了儿子一下,红君突然趴在父亲肩上哭了。书主拍了拍他,掏出手绢儿给他擦泪,他哭得更厉害。向堂也过来拍红君的背,书主把红君交给向堂,又握了握向堂的手,就招呼乐队赶紧演奏,大家跳“蹦嚓嚓”。红君结婚后是在工作部门分配下来的公寓里住,但两人常回家走动,因为向堂为人随和爱热闹,红君的性格也开朗了好多,回家的次数多了,跟家里人也更亲近自然,尤其是孩子们爱和他们俩玩儿。陈香觉得日子又过得有好节拍了,什么都顺心,问向堂什么时候要孩子,向堂哈哈笑着说暂时不要,还没玩儿够呢。突然有一天,红女的丈夫夏芒吐起血来了,赶紧送医院,在医院里没呆上几天就死了。书主怕红女为这事伤心太过也伤了身子,就叫宁子日夜守着红女,叫陈香把娜娜接过去由陈香带着和婴一起睡。红女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门,宁子陪了她几天她就叫宁子回西屋了,她不想见任何人,也不想说话,只有每天书主下班回家后会去看她,摸摸她的头,问她需要什么,她会趴在书主怀里哭两声,然后就告诉叔叔她一切都好,马上会正常。可一个月后她还是没正常起来,还是陈香每天把饭送到她住的东屋里去吃。她不哭了,可也不去上班了,她告诉陈香说她开始和她父亲通上话了!陈香说:“这可不得了,你这孩子是不是神经出毛病了?”红女说:“我没事,就是每天梦见我爸爸,听见他跟我说话,说的全是过去的事。”陈香说:“你爸爸死了那么多年了,怎么专在你丈夫死后才来找你呢?你闹准了那是你爸爸?是不是你把你丈夫和你爸爸搞混了?”红女使劲摇头:“没错,是我爸爸。我倒是希望能梦见我丈夫呢,可偏偏天天梦见我爸爸!”陈香摸了摸红女的头,她不发烧。这件事只有陈香一个人知道,红女没对书主讲,她怕书主把她送医院去检查。她请了半年的病假在家,半年后才开始和大家一起吃饭。在这之间,娜娜都是由陈香带着的,红女好像并不太在乎娜娜,她从小就受宠,当惯了中心,并没想过世上除了她父亲还有谁比她自己更重要。她一恢复正常,马上又去出版社请假,这回请的是创作假,她要开始写书了。她告诉出版社她将写的是大岛的历史,社里一听说这个英雄后代要写统一历史了,很是振奋,一心支持,觉得这书要是出来了不仅是社里的荣耀也是政府的荣耀,就给她放了长假。红女开始写书了。照陈香的话讲,她这一写书,全家人都跟着写似的。陈香又开始把饭送到她屋里去了,不是因为书主叫这么做,而是陈香愿意,觉得给孩子一个支持。那时,小孩儿们都上幼儿园了,只有下午回家来。要是回来后一吵嚷,陈香就赶紧制止,说声音大了会吵着红女。她常说:“红女这本书可是全家的大事,你们不能吵她,吵了她你们老祖宗都不饶。”吓得小孩儿们全不敢大声说话。梅觉得陈香太过了,给小孩儿们太大压力,觉得红女该给娜娜一些时间,要不娜娜缺了母爱。可梅说了没用,陈香受了红女的感染,要帮红女把这事干成了,因为红女只对她一人说过和父亲亡魂通话的事,所以红女的这件事就成了陈香与红女之间的秘密,陈香觉得只有全力支持红女才对得起这个大秘密。这天陈香又把饭给红女端过东屋去吃,红女告诉陈香一件事:她去向一个她父亲的生前老战友调查大岛的历史,那老战友回答了她所有的问题,惟独对她父亲的死情沉默。红女觉得很奇怪:“这些天我也看了一些关于大岛的历史书,发现好多事在书上都没有,都是跳过去了,我也看了跟大岛没关系的历史书,发现那些历史书也是一跳一跳的写的,不连着写,好些年就这么失踪了。是不是凡写历史都得跳着写呢?那个父亲的老战友也劝我别多管闲事,别老钻在历史里较真儿,他说‘你们年轻人就应该好好守着现在这个江山,不要破坏它,知道它来之不易就行了,不要干任何不利于堂内团结的事。’他这么说,倒愈叫我糊涂了,历史有什么掩盖的呢?我们堂从来都那么光明磊落,是世界上惟一正确又伟大的堂,我们有什么要掩盖的呢?我要写历史就得尊重历史事实,这也是堂会教我的,如果我的父亲真是有什么错误,我也不会为他隐藏,人的一生和历史一样,应该光明磊落。”陈香到底是上了些岁数,觉出来红女要干的这件事是个悬事。她说:“也许人家大人说得对,你还年轻,不知道世道深浅,别闹出事来。”红女更激动了:“还有一件事,也是我老想的,就是我叔公。他和我爸爸一块儿干统一,照理说是我爸爸跟着他干统一,跟着他闹起来六十七军,怎么他在历史上一点儿也没有记载呢?我小时候知道有个叔公是我爸爸最崇拜的,他被误杀了,堂会给他平反了,说他是好同仁,但再没提他在历史上的功劳,没提他是六十七军的创始人,好像他不过是个被误杀的小兵,倒是我爸爸得了所有的功劳和荣誉,我叔公连个像样的墓碑都没有。我跟爸爸的老战友们提到这件事时他们都说,‘你小孩子管这闲事干吗?有你爸爸在那儿代表大岛不就够了吗?你是书开的女儿,就够荣耀的了,就享受这个幸福吧,心里记着你叔公就行了。’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陈香瞪着两眼说不出话来,想了半天才说:“我跟你们家这么长时间了,早就觉得没有一件事是正常的,好像进了故事似的,有时细想起来都后怕,但日子也这么过下来了。你们一家都是好人,这是肯定的,可一直没断过出怪事。你想好了再做这件事吧,我都替你担心了。你叔叔书风死之前我就见过一个奇怪的老头儿说要出大事,结果你叔叔书风就自杀了。不过,咱们这个家倒老是好好坏坏的过下去了。你们都长这么大了,有了孩子,这个家也不会因为一个人垮下来。是不是?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呢。”红女说:“陈姨,我知道你是爱这个家,希望这个家能好,也为我们操心,希望我们都好。可如果我是带着历史使命生下来的,我就一定得去完成我的使命。”又有一天,红女对陈香说:“我做了个梦,有很多人拉着我,带着我过海,海那边又有很多人,都拉着我,我吓死了,就跑出梦来了。”陈香问:“那些人都穿什么衣服?”红女说:“白衣服。”陈香说:“那是死魂儿。他们肯定是有话要跟你说。拉你过海是去大岛。”红女说:“我是不是该回老家一趟?”陈香说:“你现在可是在跟过去的死鬼们打交道了,有些事活着的人不知道或不愿说的,死鬼们都能告诉你。不过去大岛,你可得当心,别让人害你。”红女说:“看来我逃不掉这件事了,活的人死的人都需要我去做这件事,我得去大岛。红女就去了大岛。

本文由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实体书籍,转载请注明出处:陈香一番话把红君说呆了,红女对陈香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