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体书籍

当前位置: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 实体书籍 > 第十一章 首长秘书 于卓

第十一章 首长秘书 于卓

来源:http://www.008sky.com 作者: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时间:2019-10-03 01:04

1魏市长给苏南设的局不小,摆了四桌,市局两家的显赫人物差不多都来了,几桌人闹闹哄哄,吃到一点多才收场。苏南疲倦得不行,一回到病房就上了床。两点半钟的时候,有人敲门,躺在外间沙发上的温朴坐起来,揉着眼睛,穿上鞋去开门。来人是龚琨,怀里搂个雪白的纱布袋,温朴知道这袋子里装了十几种泡浴水用的中草药。苏部长休息哪?她放轻了步子说,我还以为你们不会回来这么早呢。温朴冲里间一呶嘴说,今天散场早,龚主任。她把药袋子放到茶几上,动作轻盈地坐进沙发。闻着浓浓的中草药味,温朴做了个解乏的动作。累了?龚琨说,累了我给你按摩按摩吧,温秘书?此时温朴很想按摩,但他下意识扫了一眼里间的屋门,强作精力充沛的样子说,没什么,习惯了,谢谢龚主任。沉默一阵后,她吞吞吐吐问温朴,能不能帮她销一些磁疗床垫。温朴知道磁疗床垫是怎么回事,那东西价钱很贵,双人的超万元,北京传销它的人不少,温朴的一位朋友,就曾找过他帮忙,说是利润部分砍半分,温朴嫌麻烦推开了,他没工夫挣那份外快。温朴糊涂着脸问,磁疗床垫?龚琨就把磁疗床垫介绍了一遍,最后说,跟你开这个口,实在是不好意思温秘书,我正在凑钱买商品房呢。温朴抬起目光说,买商品房?她嗯了一声,仰着伤感的脸说,大上个月,我离婚了,儿子和房子都判给了他,我现在住在单位的单身楼里。温朴机械地点着头,找不到合适的话说了。她搓着双手道,要是麻烦,就算了,我这也是试一试的事,无所谓温秘书。温朴从冰柜里取来一听银果汁,递过去说,龚主任,你要是客气,我倒不好意思了。她接饮料时,眼圈有点红,还咬了咬嘴唇。外面是小龚吧?苏南的声音传出来。啊,是我,苏部长,给您送药袋。龚琨慌忙站起来。苏南已经走了出来。这时温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钟点,说是去李院长那里办点事,就大大方方地离开了病房,七拐八绕地来到了院长室。李院长说,坐坐坐,温秘书,回来这么早?温朴道,市长下午有会,再说苏部长也累了。几句闲话抹过嘴唇,温朴问,李院长,龚主任住单身楼了?李院长下意识摘掉挂在脖子上的听诊器,看着温朴点点头。温朴又问,李院长,医院的房子,挺紧张吧?李院长会听话,接住温朴的话茬,愁眉苦脸地说,唉,我是想给龚主任解决眼前的困难,可我这里是僧多粥少。平时跟袁局长李局长说说笑笑可以,可一到正经事上,事情就难办了。嗨,温秘书,不是我发牢骚,现在我这里真是成了三不管的地界。医院职工的住房,由一局和二局五五分担,三家为房子的事,年年扯皮。尤其是最近,扯皮扯得更厉害了,原因是福利房基本叫停,房改计划正在制订中,以后年轻职工再住房子,就得拿钱买了,尽管到时不会完全市场化,但毕竟是要掏腰包了。李院长说,温秘书,这事我想你找找袁局长李局长说说,可能问题不大,房改还没开始呢,再晚可就来不及了。温朴笑笑没接话,李院长脸一热说,惭愧惭愧!2走出院长室,温朴心里嘀咕着四个字,歪打正着!嗯,现在倒是可以借房子的事,往两个亿的方向拉袁坤一把。这次下来,言行谨慎是必要的,但多多少少也得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对袁坤关照关照,这样也好让他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自己在两个亿上,其实一直是在替他动脑子,不然他容易起疑心。温朴现在深有感触,官场上,人之疑心是把刀,这把刀会随着疑心的加重而越磨越快,越快刀锋上的寒气也就越重。温朴摁着手机走出了医院。骄阳烈烈,热浪推人,温朴快步奔到一片树阴里。嗯,是我,袁局长。温朴说,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袁局长?医院的龚琨龚主任,已经离婚了,没房子住,搬进了医院单身宿舍,生活很不方便,我想你有可能为她解决一下这个迫在眉睫的困难。袁坤道,啊啊,没听说呀,老弟——温朴一听他嘴里转球,便在心里骂了一句榆木疙瘩,于是就在话里别着一股劲敲打说,那你现在听说也不晚啊袁局长,等到你们的房改计划出来了,也许真就来不及了。袁坤笑道,是是是,老弟,等走到那一步,谁都没机会了。温朴一听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又在心里骂了一句猪脑子,旁敲侧击道,都看着当领导风光,我看当领导就是个麻烦事,你说是不是呀袁局长?袁坤一回味,终于醒悟过来,急忙说,为职工服务,不麻烦,不麻烦老弟。温朴说,那我就等你话了老兄。3放下电话,袁坤就越发开窍了,进一步领悟到了此时此刻给龚琨解决一套房子的重要性。认识一到位,往下袁坤就没再犹豫,打电话把后勤处孙处长拎到办公室,问他现在还有几套装修好的两室一厅公关房。孙处长想想说,二小区还有四五套。袁坤说,挑一套合适的,把钥匙送来。孙处长频频点头说,好的好的,袁局长。袁坤挥挥手说,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办吧!孙处长刚走到门口,袁坤喊住他,吩咐说,顺便给配几件家具。孙处长转着眼珠,半天才开口问,袁局长,那标准……袁坤一脸不耐烦地说,这还用我废话?你总不会去当铺买二手货吧,我说孙处长?孙处长被噎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咽着唾液往外走。处理清这件内含某种机遇的房子事宜,接下来袁坤想给运输公司潘经理打个电话,提醒他要看好摊儿,苏南在东升期间,没有十万火急的事,集中的车辆设备不许出公司大门。可以说,为了应付苏南这次下来检查,袁坤动了很多脑子,才想出了应对良策,就是叫潘经理在公司内腾出一块水泥地皮,大小比着足球场来,用钢管角铁石棉瓦等建材,临时搭了个大棚子,罩住足球场,然后把局属各二级单位闲置的汽车、吊车、铲车、拖车、检测车、抢险车、通讯车,工程保障车、以及推土机、挖沟机、钻孔机、发电机、电焊机、通风机、压缩机,这么说吧,但凡是有轱辘的东西,统统集中到足球场上,然后从劳务市场找来一大群做零活农民工,把这些铁家伙洗刷几遍,使得它们都有了闲而不败的外观。那天,袁坤去察看,当人离那片有光有色的钢铁群还老远时,他身上的血液就涌动起来,激动得比比划划,不住地说好好好,有气势有气势。等兜了一圈,袁坤的粗眉毛拧起来,心说怎么还空了块地方?这不是破坏整体气氛嘛。他心里有小九九,觉得闲置的东西越多,就越能显出吃不饱的样子,而越是吃不饱,日后才越有理由贴近两个亿(在两个亿扶贫工程能不能成为现实?就算成了现实,到时又能不能落到东升等一系列问题上,袁坤不像李汉一那么深思细想,他很粗线条,认为两个亿扶贫工程板上钉钉,到时给苏南拎到东升来也是板上钉钉)扶贫工程。袁坤想这不行,得赶快想办法把那块空地填满了。回来后,他责令各单位把近期可用可不用的车辆设备都送到足球场上摆着。令传下去,底下响应得不太积极,没送来什么显眼的家伙,袁坤阴了脸,吩咐人再督促。这回倒是收上来一批,不过都是些使不得也看不得的破烂货,袁坤瞪眼珠子了,打电话问潘经理,填满那块空地,大约还得多少车辆设备?潘经理估算后说,四十多台大车吧!于是袁坤在局长办公会上,口气不容商量地给各家下达了硬指标,两日内,各家送两至三台大型车辆或设备到运输公司,谁拖拖拉拉谁就别端饭碗了。见袁局长撸胳膊挽袖动了真格的,各家头头都不再叫苦了,想尽一切办法去达标。局子弟小学家底薄,在实在挤不出闲车的情况下,只好停开一辆接送学生的专用班车来凑数,一些学生家长不干了,从心里埋怨到嘴上,几个脾气大的家长,嘴对嘴一串通,就闹到了局里。袁坤找来小学校长,哭笑不得地说,没你这么死心眼的,那天我说的话,是在敲打车多人多的大户,你个缺粮短饷的小学校瞎积极什么,赶快叫司机把班车开回学校!4袁坤的手刚触到电话,电话铃就响了,他吓了一跳。接过这个电话,袁坤的眉头蹙起来,刚才运输公司调度长说,潘经理不听劝,放走三台十六吨吊车去了市水泥构件厂。袁坤在屋里转了几圈,拿起电话打到潘经理办公室,没好气地叫他过来。十几分钟后,潘经理到了,进门就是一脸任打任骂的表情,袁坤的气就更不打一处来了,指着潘经理的鼻子说,你这是在跟局里唱对台戏!潘经理避开他的目光说,袁局长,我有那个胆吗?袁坤一听,他这是话软嘴不软,大声道,没胆,没胆你放车?潘经理顶着他的话说,跟人家有合同,不去挨罚。袁坤一哼道,不就是几个钱吗?那好,你马上把车给我弄回来,他们罚你多少,局里掏,行了吧?潘经理,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上午打电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潘经理拿起袁坤的小熊猫,抻出一根捏着说,袁局长,不是挨你训,就是被职工骂,我怎么干,里外都不是人,这顶乌纱帽的号不对,我戴着不合适,袁局长你把我冷冻算了。袁坤咬咬牙,猛一转身,把整扇脊背给了潘经理。潘经理是他看得上的人,这些年里没少给他出力,年初部运输局王局长相中了潘经理,要拉过去当大梁使用,潘经理本人也愿意到北京去试试,怎奈袁坤说什么都不放。袁坤说,你想着公司的效益没错,我操心全局的利益也对。潘经理说,那会儿你若是放我走,还会生今天这肚子气?袁坤回过身,抬眼看看许是因为委屈而红了眼圈的潘经理,语调平和地说,算了算了,只当我什么也没说行了吧?拿起打火机,点着潘经理刚插在嘴上的小熊猫。潘经理给袁坤这么一照顾,就不再闹情绪了,思忖道,袁局长,你这么做管用吗?要是管用,我到市运输公司借些车来摆着。袁坤摇摇头说,免了吧,万一叫李汉一抓到把柄,到苏部长那里奏咱一本就嗦了,咱还是用自己的锅,煮自己的米吧,大家都不白给,还是少找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吧,万一惹出祸来,这年头消灾息事的成本都怪吓人的,咱别再把老本赔进去。潘经理吹吹烟头,若有所思地说,真要是能拿到那两个亿的扶贫工程,明年咱一局的日子就好过了。5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温朴分别给李汉一和袁坤打了电话,让他俩四点半带双份书面材料,赶到职工医院203病房汇报工作,现场看车安排到明天。两位局长准点来到203病房。苏南换上了蓝白竖条的住院服,这叫两位局长心里多少有点压抑。两位局长问候的话音落地后,苏南就招呼温朴拿饮料给两位局长。按惯例,先从一局开始,轮番上阵。两位局长的汇报,深浅都有侧重点。将近五点半钟时,工作汇报结束。苏南摘下花镜,闭上眼睛。袁坤掏出烟,想点火时,无意中发现温朴的眼神不对劲,就把手里的烟装了回去。李汉一落下架累的右腿,不露心迹地斜视着苏南,同时用右手大拇指顺势使劲顶了一下正在痉挛的胃部。苏南想,两家在汇报材料上都是下了工夫的,目前两家闲置的东西在数量上差不多,区别在于说法上不一样。袁坤强调这些东西闲散在二级单位,天长日久容易遭风吹日晒不说,关键是人为损坏叫人头疼,集中起来管理,就把这些让人头疼的问题解决了;而李汉一则阐明,把闲家伙租赁出去,不仅仅是个创收的问题,而是市场意识的体现。苏南睁开眼,看看两位局长,微笑道,怎么都不说话了?嗯,汇报得不错,各有特色。小温,你看呢?温朴没想到苏南会当着两位局长的面推自己上阵,索要自己的看法,心里就有点慌乱,只好先用脸上的笑容来掩饰一下不到位的情绪,同时加紧在大脑里组合最佳词句。苏南乐道,随便说说没关系,两位局长,又不是生人。温朴这才开口,苏部长,李局长和袁局长跟您多年,积攒了丰富的工作经验,他们的一句玩笑话,我想也够我学习的了。苏南站起来,一本正经地说,嗯,在两位局长面前,你懂得谦虚这很好!袁局长和李局长身上,确实有许多东西值得你好好学习,用心琢磨。温朴连连点头,同时心跳加快,因为他猛然意识到,苏南这是在见缝插针,开始为自己未来的挪动制造气氛了。苏南避开主题说,晚上我请客,李院长掏钱。小温,到时你要好好跟袁局长和李局长喝几杯,酒桌上也能学到东西啊。袁坤和李汉一面面相觑。这时门被敲响了,温朴过去开门,龚琨领着两个人进了病房。哎呀彭大姐,你怎么找医院来了,我还说晚上过去看您呢。苏南说,提几步上前扶住彭青。彭青说,石光讲,你在这儿住院,我能不来?苏南两只手握住彭青的一只手。见屋里人多,彭青笑得很拘谨,问苏南,老苏哇,你这又是病了哪儿?说完回头看一眼儿子,石光呀,见了你苏伯伯,咱还愣着?白石光将一袋水果递给温朴,叫一声,苏伯伯。苏南用拳头碰碰白石光的肩头说,还越活越脸小了。白石光道,苏伯伯,我是被您住院吓的。白石光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袁坤和李汉一跟这母子二人不脸生,袁坤曾给过白石光废旧钢材,李汉一也帮彭青解决过子女工作调动,这病房里只有龚琨是初次见到这母子。长长短短打过招呼,病房里的气氛热闹起来,袁坤趁机点着一根烟。话说得差不多时,苏南留母子俩吃晚饭,彭青推辞。苏南说,彭大姐,留下来大家热闹热闹,虽说彼此离得不远,可见上一面也不容易。彭青支支吾吾说,儿媳和小孙子,还在家等呢。苏南说,好说好说,石光,你马上跑一趟,把她母子给我接来。一直插不上话的龚琨,眼睛终于抓到了苏南的目光,苏南嗨了一声说,瞧我,光顾着高兴了,都忘了给你介绍龚主任了老姐姐。走到门口的白石光一听这话,只好又回来跟龚琨握手,一旁刚跟龚琨握了手的彭青,直夸龚琨好看,长得像电影明星。温朴过来小声对白石光说,你快去接人吧。龚琨用目光告诉苏南她要走了,苏南没开口,眼色朝温朴脸上一抹,温朴心里就一动,转身笑着对龚琨说,龚主任,今晚大家一块坐坐,人多热闹。龚琨腼腆道,这多不好意思。温朴话带感情地说,龚主任,晚上你怎么也得帮我照顾照顾彭伯母吧?龚琨还想说什么,李院长进了病房,开口道,嗬,好热闹。苏南说,李院长,这屋子里的人,都是我今晚要请的客人,你不怕我们把你吃空了吧?李院长边拿目光与袁坤和李汉一打招呼,边用嘴回苏南的话,讨巧说,苏部长,您可真会说笑话,这职工医院,好赖也是您的一个副局级下属单位呀!

1下午,苏南转了二局几家二级单位,每到一处说话都十分节省,搞得那些陪他视察的人心里直发毛,尤其是李汉一,脑子里的问号一个接一个,言行更是小心翼翼。苏南上午视察一局几家二级单位时,李汉一应袁坤之邀,派去了一个处级观察员,这样一来苏南在那边的活动细节,他随后就一清二楚了,现在他怀疑苏南在自己的战区里没走出兴奋感来,多半与二局那个老劳模张国民有关,张国民在那时出现,无疑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袁坤的这手活玩得让他出乎意料。李汉一有理由相信,那一刻张国民从吊车底下钻出来这个细节,是袁坤或是潘经理事先精心设计好的鬼把戏,专门演给苏南看的,因为很多人都知道,苏南对有过大会战经历的老工人一向讲感情。苏南回到职工医院时,正赶上龚琨在换浴水。龚琨额头上布满细汗,挽着两个袖口,白大褂前襟被赭色的药水洇湿了一大片。好闷。苏南解开一个衬衫扣子说,龚大夫,怎么不开空调?龚琨甩甩湿手,不好意思地说,我弄不凉。苏南乐道,嗨,小温,你给龚大夫示范示范。温朴拿过遥控器,边摁边说,龚琨连连点头。腰肌劳损!苏南两手掐在腰上说。龚琨转身道,苏部长,我给您按摩按摩就解乏了。苏南道,看你一头汗,我还好意思?龚琨拢起一绺头发说,不是真汗,热水虚的。苏南转身道,那好吧。说完就走进里屋。温朴喝了一大口饮料,坐在那儿纹丝不动。一般秘书在这种时刻拿捏领导的心态是很容易左右为难的,不过温朴有眼力见,他知道秘书有时就是领导的一道风景或是一堵挡风的墙,不该溜掉的时候你溜掉了,会给领导造成不必要的被动和心里负担,甚至是闹出什么误解来,让领导一辈子都说不清楚。这时候门被笃笃叩响。请进。温朴说,刷一下站起来。推门而入的是李院长。李院长问,温秘书,苏部长休息哪?不等温朴回答,苏南在里屋接话说,捏筋捶骨哪!李院长望去,里屋的门半开着,他看见苏南的两只脚,吊在床边有节奏地上下颤晃。温朴说,坐,李院长。李院长掏出一把单子,说明天查什么后天验哪些大后天……一口气把体检日程安排了一个星期。苏南说,我个老天,没病也给吓出病来了。李院长挺挺脖子道,这还是我安排得紧凑呢苏部长,不然一个星期的时间哪里够用?温朴心想,今年的李院长,就比去年的李院长会办事了。2吃晚饭的时候,李院长说,苏部长,晚上八点,我们医院团委举办首届天使杯卡拉OK大赛,您是特邀嘉宾,说完递来一张精美的请柬。苏南摆弄着请柬说,李院长,这是小青年们的意思?温朴插进话,苏部长,李院长可是越活越年轻啊!李院长冲温朴笑道,温秘书——苏南放下请柬说,嗯,他是实际年龄与心理年龄不符。李院长,不知给不给老朽出场费呀?李院长知道这是一句玩笑话,笑道,苏部长,到时我代表全院医护人员,送您一首歌。苏南夹起一条黄瓜问,哟,什么歌,这么值钱?李院长一本正经地说,把根留住。苏南笑出了声,温朴也乐颤了脸。晚饭后,温朴没去看卡拉OK大赛,他跟苏南说去李汉一家说说白石光的事,苏南问什么事,温朴说白石光做生意差点资金想贷款,银行要个担保单位。苏南点点头没再深问,温朴知道自己的话说得没冒顶。李汉一住在老局长楼时,温朴去过一次,现在这新局长楼他还是头次来。新局长楼是独门独院的两层小楼,建筑面积怕是超过了两百平米,温朴楼上楼下看过后,感慨颇深,说,东升的住房,就是宽敞。李汉一借题发挥说,温秘书,你要是来东升,也住这样的房子。温朴笑眯眯地盯着他说,这么说,李局长给我留了一套?李汉一给温朴倒茶时说,水到渠成,房子算什么事。温朴愿意跟李汉一这么你说半句,我留一半,掐头去尾地对话。茶水下去半杯后,温朴开始谈正事,李局长,又要给您添麻烦了,有件事想请您帮帮忙。李汉一说,你太客气了温秘书。温朴把担保的事说出来,李汉一脸上没露出难色,他在想这件事是福还是祸呢?从亮处看,这是件有利于争夺两个亿的好事,此时帮白石光这个忙,就等于亲了一下苏南的脸。不过李汉一又不得不往别处想想,既然是件看不出什么破绽的好事,温朴怎么会忘了袁坤?嗯,看来叫自己出面担保是苏南的意思,温朴充其量是个跑腿的。李汉一想从温朴嘴里再抠点什么,试探道,苏部长……温朴马上说,李局长,动静最好别搞得太大,苏部长总跟我讲李局长是个办事稳重的人。李汉一的想法扑了空,只得点点头。临走前,温朴把白石光的名片给了李汉一。从李汉一家出来,温朴直奔袁坤家。袁坤住的房子,不是独门独院的两层小楼,一局的日子不如二局好过,袁坤没心思拿钱造小楼,怕老百姓起来哄他。温朴跟袁坤熟,袁夫人跟温朴也就不见外了,说说笑笑像是接待亲戚。袁坤见温朴迟迟不往外甩来意,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把多嘴多舌的夫人支出客厅。袁坤主动说,龚主任的房子落实了,两室一厅,钥匙在我这儿呢。温朴舔舔嘴唇。袁坤嘴里哧一声说,我不知道这钥匙怎么交给龚主任,我派人送?给你?还是过李院长的手?这个细节,温朴事先倒是没有考虑,他陷入沉思。袁坤道,我说老弟,眼瞅着就要房改了,这时候给出两室一厅,切我一块肝呀!温朴笑着说,脂肪肝,切一块就切一块。看来袁坤是真在乎这套房子,居然不跟温朴幽默,拿事当事地说,老弟,你可不能让我瞎子点灯白费蜡!温朴避重就轻地说,当然是影响面越小越好,同时还要显出你的情意。袁坤说,我也是这意思。这样吧,温朴伸手说,把钥匙给我,我来处理。交钥匙时,袁坤说,这我心里就踏实了。温朴往文件包里塞钥匙时,袁坤又说,我给配了几件家具,不过分吧?温朴瞅着他,一笑道,我想龚主任是不会生气的。房子的事,说到这里点上了句号,接下来袁坤把话题夯到了两个亿上,脸上不时流露出惶惑。温朴这会儿没办法让他高枕无忧,就含糊道,刚点火,炉灶还没热起来呢,你就嚷着吃饭,你往哪儿下嘴啊?袁坤夫人端来一盘加过工的哈蜜瓜,每块小瓜上都挺着一根竹牙签。夫人说,尝尝,尝尝温秘书,刚从新疆带回来的。温朴说,真好看,没吃就感到甜了。袁坤伸手让道,来来来,吃!温朴捏住一根牙签时,夫人没头没脑地说,温秘书,你们家桃桃,就这么在北京闷着啊,也不说出来转转什么的?温朴把一口瓜咽进肚里说,她的事,不用我操心。夫人说,我是说什么时候,叫你们家桃桃来我们东升玩几天。袁坤挥挥牙签道,你可真会说,破东升有什么好玩的。夫人啊过一声说,怎么没有啊,真是的,独乐探险宫、老天庙、右五道水库、生态公园……这些地方多好玩呀。袁坤哭笑不得地说,行了行了,脸盆大一个池塘子,你也敢叫水库?温朴望着一脸不服气的夫人,找辙说,桃桃她妹妹,这阵子闹心,桃桃给她妹妹缠住了。听温朴这么一说,袁坤皱着眉梢,想了想说,嗯……要不这样吧温秘书,叫桃桃带上她妹妹,到三亚度假村去住几天散散心。袁坤说的三亚度假村,是袁坤跟一家公司合伙经营的,袁坤控股,去年夏天袁坤就让朱桃桃去住几天,温朴打马虎眼挡过去了,因为那地方热闹,太招部里人张望,温朴怕影响不好。3温朴回到医院,见苏南没在病房,猜想他是跟年轻人OK到一块去了,要是没兴趣的话,他早就回来了。温朴的神经一放松,就想该给朱桃桃打个电话,到东升后还没听到过她的声音呢。电话打通了,朱桃桃正在外面吃饭,说了不到半分钟,朱桃桃就匆忙挂断了电话。温朴觉得身上粘粘叽叽,心说该冲个澡了,就找出内裤和背心,进了卫生间。一股中草药味扑面而来,温朴抽抽鼻子,肺叶对这中草药的味道并不反感。他脱光后扩扩胸,走到浴盆前,感觉半浴盆等着苏南享用的药水,这时平静得像一厚摞茶色玻璃,幽暗的光泽,忽见忽不见。温朴弯下腰,抬起右脚,就在欲跨进浴盆的一刹那,他突然愣住了,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险情,悬空的右脚,紧忙落回原处。他咬了一下嘴唇,怪罪自己也太粗心大意了,差一点弄脏了苏南的药浴水。他摇摇头,右手拢成勺状,小心翼翼从浴盆里舀了一掌药水,垂目光瞄着准儿,甩到肚脐眼下那团蓬如发菜的黑物上。他吧唧着嘴,使劲抽了几下鼻子,离开浴盆,来到对面墙下,那里有一盏莲花喷头。他调好水温,站到喷头下,边洗边想,从喷头下到浴盆里这几步路,自己究竟要走多少时间?当他意识到自己的思绪远离了现实时,就笑了笑自己,劝自己还是把心思集中到怎么处理袁坤给的钥匙上。后来他在关喷头时,一个处理钥匙的办法就给他找到了,这一回他要跟苏南正话反说,实打实照顾一下袁坤。苏南回来时,温朴正躺在沙发上打盹。苏南脸色红润,温朴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汗味。苏南说,今天可是锻炼透了。温朴笑道,苏部长,先冲个澡吧。苏南脱下白色T恤衫,拍拍肚皮说,冲一下,好热。苏南没进浴盆,他在温朴刚刚用过的喷头下冲了冲。苏南穿着大裤衩子走出卫生间,脖子上缠着毛巾。苏南说了一些卡拉OK的场面,情绪爽得跟年轻人似的,温朴便在这时候抓住一个空当,拿出钥匙说,苏部长,袁局长可真会拍你马屁,他给龚主任解决了一套房子,钥匙却交到了我手上,叫我给龚主任。苏南摘下毛巾,擦擦额头说,他那哪是拍我马屁,我看是拍你马屁呢!温朴为难地说,找麻烦,明天我把钥匙给李院长,叫他看着办吧!苏南笑道,传来传去的,那样怕是不合适吧?在某些方面,你应该比我更了解袁局长,这事你也别叫他太为难,我看你处理一下就行了。温朴给苏南端来温茶。苏南摘下脖子上的毛巾,擦着脸说,小温呀,从明天开始,我就不办公了,安安静静检查身体,你跟袁局长和李局长他们要是有什么事,尽管去办,愿意回北京歇两天也行,你自己看着安排吧!温朴挠挠头,试探道,苏部长,这次出来也不知怎么了,还真有点想家。苏南笑道,那你就回去待两天,跟小朱同志好好团圆团圆。温朴听出苏南真有让他离开东升的意思,心想那就回北京歇两天吧,在东升跑前忙后也确实是感觉到累了。

本文由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实体书籍,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一章 首长秘书 于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