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实体书籍

当前位置: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 实体书籍 > 屠晋平说,韩江林说

屠晋平说,韩江林说

来源:http://www.008sky.com 作者: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 时间:2019-10-03 01:04

干部室杨道理主任拿来一个文件请示:"韩部长,你看看要不要把这个文件纳入今天的部长办公会?"韩江林拿过文件,原来南原市人事局给白云县委的调动函,要求把一名叫刘镇江的东江县的乡镇干部,调到白云交警队工作。连续数年,为了配合机构改革,省、市组织人事部门多次下文,优化政法系统干部队伍,政法干警凡进必考,南原市人事局竟然违背先前的文件精神,背后肯定有相当深厚的关系。韩江林想试一试背后的水深,说:"这事缓一缓,文件先放在我这儿。"唯命是从大概是组织部干部室主任最大的优点之一,他非常清楚,在办理干部调动的过程中,拖是一种策略,拖能拖出关系,拖出生产力,直白一点说,拖延对组织部的领导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当然,如果是组织需要的人,在不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就可以先把人调到需要的岗位,如果是自己提出要求,这种过程有可能持续数年,所以社会针对组织人事部门有一句流行俗语,"世上无难事,只怕搞调动。"杨道理说:"前次讨论的那几个要求调动的人,今天提不提交部长会?"这里有两个是屠书记想调动的人,但他明确向韩江林表示,还需要认真研究一下。这里的研究是不是老百姓嘲讽的"烟酒烟酒"呢?韩江林不敢枉自揣测。韩江林入主组织部第一次部长办公会时,在会上明确提出,要提高组织部门的工作效率,对干部和党员提出的每一个要求,要做到"三明确":明确第一责任人、明确办理时间、明确办理结果。干部室把韩江林要求的"三明确"写入了"组工简讯",市委组织部转载以后,被省委组织部的"组织工作交流"转载。在后来的一次组织部长会上,邻县的一位组织部长笑着对韩江林说:"韩部长年轻有冲劲,我们得向你多学习呀。"他说"冲劲"而不是说"干劲",这让韩江林吃了一惊,知道他话里有话,特意向他请教。这位汪姓部长只说了一个故事。汪部长所考核的一位干部,多次在民主测评和个别谈话中,得票率都是百分之八十以上,每一次提拔都没有他,他找到汪部,汪部向他解释不清,叫他找分管书记。他找了分管书记几次,分管书记生气了,呛了他一句:"要是以民主测评提拔干部,那就是老百姓说了算,还要我们当书记干什么?"汪部长意味深长地说:"借这位书记的一句话,什么都明确了,还要书记干什么,还要常委会讨论干什么?""三明确"的提法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力,在县里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组织部的风气确实变了一个样,一般干部都非常欢迎。县委领导似乎并不喜欢这样的情势,在一次酒后,王朝武以不经意的态度提示韩江林说:"韩部长,屠书记说你表态太快,有些事情需要委婉一些,不能直接打击他们要求进步的积极性,年轻人嘛,把什么事情都说得太过于明白,事情就没有了回转的余地,难得糊涂呀。"韩江林知道王朝武的话是善意的批评,但心里仍然有些不服气。事后想想,他明白了所谓的官场妙诀,政务方面的事,可以大张旗鼓地说大张旗鼓地做,组织人事方面的事都得视情形而定,有些事情是做了不能说,有些事情是说了不能做的。既然别人认为他冲劲大,凡事慢三拍自然不会有错,人事调动慢三拍更不会错,书记想调动的人,书记不直接把信息传递给他,他何苦多事?于是他吩咐说,这次部长会主要讨论第一次公开招考副科级干部的事,把这方面的材料准备充分一些,人事调动放在以后讨论。杨道理出去以后,王朝武走了进来。他习惯性地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坐下,掏出一支烟点上,说:"公开招考副科级干部在整个南原都是创举,屠书记说纳入明天下午的常委会议题,方案准备好了没有?"韩江林手里有草拟的方案第二稿,他觉得方案已经成熟了,没必要再修改什么了,递给王朝武,说:"这是第四稿了,请你审核一下,看看能不能提交常委会。"王朝武认真地看了看方案,改了几个标点,调了几个字句,看完递给韩江林:"大体上就是这样,个别细节再斟酌一下。"韩江林看他改动的地方,句式变换,意思并没有什么变化。但他知道这是王朝武的习惯,或者说也是一般领导的习惯,对下级递交的稿子,不改动一下就不能体现领导的水平,可是改动的字句呢,和原意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在日常公文中咬文嚼字,浪费不必要的时间,似乎变成一种权力象征了。在韩江林看稿子的时候,王朝武既像对韩江林说话,又像自言自语:"我在考虑,启动白云三轮车全部换成轿车的时机是不是成熟,要不要把这个方案纳入常委会议题?"他的目的是想征求韩江林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韩江林只是把问题在心里想了一遍。三轮车改轿车,白云县登记在册的三轮车近五百辆,加上没有登记的黑车,要把它们全部撤出运输市场,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利益,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韩江林对这事有自己的看法,认为轿车取代三轮车,无论从经济和安全性考虑,都是一种进步,用纯哲学术语来说,这是事物发展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但生活不是哲学,如果不顺其自然,而是用强力推进事物的进展,在新生力量和守旧势力的博弈中,两者必然发生激烈的碰撞,某一部分权势人物就会借此牟取自己的利益。在拥轿派和保三派中,韩江林自然倾向于拥轿派,但他又认为,生活是一种自然的依次生长关系,三轮车被强行取代,或者三轮车被自行淘汰,都是一种客观存在,在这个过程中,个人的想法和态度并不重要。他想起上次常委会屠书记对王朝武"副职就是副职"的批评,暗笑一下,问:"屠书记的意见呢?"王朝武摇了摇头:"屠书记既没有表示赞同,也没有表示反对,只说事关群众利益,拿到常委会议议。"有时候,领导没有态度就是态度,韩江林明白屠晋平倾向于用轿车取代三轮车。全市还没有任何一个县以轿车取代三轮车,白云能够走在前面,对于领导来说,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亮点和政绩。屠晋平知道这里面所潜伏的风险,宁可把这风险让民族风情节组委会承担,理由是为了迎接外面的客人,使白云的接待层次上档次。在政治上,规避风险的能力往往体现了一个领导者在政治上的成熟程度。把风险让下面的人承担,事情成功时,自己稳稳当当地摘取胜利果实,这是屠晋平政治水平上高于一般人的地方。如果表明自己拥轿派的观点,等于把自己置身于保三派的对立面上,如果同情三轮车夫们的生活,又等于把自己置身于拥轿派的对立面,站在哪一边都费力不讨好。既然屠书记都不表态,自己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更没有必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了。王朝武似乎是为了谋求韩江林的支持,说:"杨老六接管了组委会,县委和政府成立的民族风情节组委会已经名存实亡了,现在以组委会的名义提出以轿车取代三轮车,拍卖白云城镇出租车营运权,这不是把属于所有三轮车夫公共的运输权限,全部收拢起来,以拍卖的形式交给杨老六经营管理吗?"王朝武心直口快,直接点中了拍卖城镇出租车营运权的要害。可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杨老六似乎已经作通了政府的工作,县长办公会议已经原则上通过了拍卖城镇出租车运营权的方案。韩江林在常委会的议决中占有一票,但这一方案,无论从哪一方面说,都是一把双刃剑,他不想蹚这趟浑水了,淡淡地反驳了一句:"拍卖可是针对全社会的。"王朝武苦笑道:"谁都清楚,拍卖就像时下的选举,表面上代表们认认真真填写选票,实际上领导人事先已经确定。""竞拍是需要实力,谁有实力就交给谁做。""问题是,按照白云目前的经济状况,对三轮车实行全面禁运的条件还不成熟。"王朝武的问题又回到了起点。韩江林走进常委会议室,立即感觉到一种严峻的气氛。屠晋平坐在朝南的座位上歪着头抽烟,没有像往常一样和苟政达插科打诨,有说有笑。他刚刚遭遇了一次政治上的滑铁卢,两个月前,省委组织部对他进行了一次考察,传言他将出任省国土资源厅纪检组长,在公示名单中,却变成了南原市政法委的一位副书记。屠晋平私下抱怨,天子脚下好做官,只恨生在乡野间。常委和列席常委会人员到齐后,屠晋平猛地把桌上的材料一甩,说:"你们大家看看,这些材料怎么到了这些人手里,这些上访人员通过什么渠道、用什么办法把这些材料弄到手?"沙沙沙,会议室如同高考考场,响起一片翻阅纸张的声音。韩江林迅速看完材料,里面是被分流的人员经过省、市领导批示的两封申诉信,后面附的是县里对他们的聘用文件和一些政策性文件,里面并没有什么保密的内容。屠晋平抽着烟,用严厉的目光监视着所有的常委们。韩江林侧过脸打量着屠晋平,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眼睛迅速地溜开。"你们说说,上级下发的政策文件,怎么就到了这些人的手里,让我们的工作造成了多大的被动?"政协主席郑建民是县里的老领导,一向以敢于声张正义而受人拥戴,材料涉及的单位几乎都与他有着相当的渊源。他见常委们都不说话,沉吟了一下,说:"屠书记,我看这些材料都是公开下发的,下发的面非常宽,这些聘干都在机关工作,有可能接触到这些材料,不存在我们的干部有泄密的问题,这里面也没有材料是机密文件。""有些工作事关大局,有可能影响社会稳定,那就是机密,比如说组织工作,人事工作,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材料都列为机密。"屠晋平说话的时候,用眼睛横扫全场,想从常委们脸上得到热烈的支持,但常委们一个个正襟危坐,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屠晋平是观颜察色的行家,见大家不响应,知道这事深究下去反而会自讨没趣,立即调转风向,说:"现在不是提倡政务公开吗?政务信息公开是一个大趋势,关键是我们的态度问题,领导干部要对形势保持清醒的认识,对那些影响大局的事要做防患于未然。"他停顿了一下,"当然啦,上访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由中央、省一级领导批示督办的案件,一年也就那么几起,所有的上访案件,最后不都得回到起点,回到我们手中吗?有上访案件存在,这就好比肚子里存有蛔虫,适量蛔虫的存在是有利于健康的,老百姓不是说吗,歪脖子树千年不倒,因为它增加了抗风的能力,具备了一定的免疫能力,存在少量的、与我们干部的思想工作无关的上访案件,正是有利于增加我们党委、政府机体的免疫能力,所以我们要对上访案件、对上访人员抱一个正常的态度,以平常心对待之,不能动不动就以-上访专业户-、-钉子户-这些敏感的词去刺激他们,激化矛盾。"这一番话冠冕堂皇,说得常委们频频点头。韩江林心里直想发笑,心想,人们容易受到语境的影响,一旦处于语境之中,某些歪理也会变成正儿八经的真理,如果不激化矛盾,就要用方针、政策去及时处理矛盾,用人性化的策略去安抚干部职工,而不是采取拖的战术弄得双方剑拔弩张。用苟政达的话说,人员分流是一个烂泥塘,让烂泥臭泥沉静一下,水或许清澈见底,如果从中搅一搅,只会臭气熏天。这也是大部分常委们的态度,于是大家听任屠晋平训示,不想发表什么言论,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屠晋平说:"贫困县经济发展的总量有限,要想出成绩、出干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改革上做文章、在发展思路上下工夫,我们率先举办民族风情节,市委领导非常感兴趣,决定秋季在南原举办中国南原国际民族文化旅游节。等一会儿,市委常务副秘书长周白川带队专程来考察民族风情节的筹备情况,大家都过去陪同考察,听听上级领导的意见,今天的会议要讲究效率,不能再像往常一样拖拖拉拉、议而不决。"在讨论了两个议题后,由韩江林汇报公开招考副科级领导干部方案。这套方案获得了常委们的一致支持。方案提出由王朝武任公开招考副科级领导干部领导小组组长。屠晋平提出由他亲自兼任领导小组组长,王朝武任常务副组长。关于三轮车全面禁运、拍卖城镇出租车营运权的方案没有提到常委会上。据韩江林事后了解,王朝武妻舅中有两人从老家来到白云跑三轮车,为了兼顾妻舅的利益,他又找到屠晋平据理力争,屠晋平答应缓一缓,这一方案从议程中暂时剔除,放到以后条件成熟再讨论。常委会散了以后,屠晋平带领全体常委到设在白云宾馆的风情节组委会检查工作。他特意把韩江林叫到自己的车上,说:"你是民族风情节组委会副组长,这次由你向市委检查组汇报工作。"韩江林谦让道:"书记老到,掌握情况全面,还是由书记出马。"屠晋平得到夸奖,乐呵呵地笑:"老将出马,志在必得,我出马自然没问题,但老马不仅要识途,还要给年轻人机会,以后轮到你们主政白云政局,我回来多少能够讨得一杯酒喝,如果是别的陌生人,我能讨酒喝吗?"屠晋平说:"干部年轻化有深刻的意义,从大的政治方向上说,这是事业的需要,从小的方面说,这是人性的必然,你想一想,谁愿意在一位人老珠黄的女人身上费心思?谁愿意给朽木枯树浇水剪枝?谁不希望自己浇灌的小树长成参天大树?换句话说,人生活在世上,有长成参天大树的希望,必然会获得更多阳光、空气和水分,这就是现实残酷无情的优胜劣汰法则。"屠晋平用真诚的语气说了大实话。让他出面汇报工作,确实有推他上前台的意思,韩江林竟有几分感动。在汇报会上,屠晋平点韩江林的将,韩江林当仁不让了。韩江林不拿任何稿子,用沉稳的语调、简练的语言,就民族风情节的筹备情况作了汇报。周副秘书长一边记录,一边用赞许的目光看着韩江林,频频点头。韩江林心中大受鼓舞,但他并没有更多地发挥,而是像在演奏一段精彩的乐曲,在适当的时机戛然而止,把无穷的韵味留给了观众。周副秘书长似乎意犹未尽,微笑着问:"没有了?""目前我们能够想到的和努力做的就这些了,做不到的地方请周秘书长和上级领导多加指示。"周副秘书长和政府刘副秘书长受到影响,情绪饱满地发表了意见。韩江林一边认真地记录指示,一边心想,心态良好,把枯燥的汇报弄成精彩的乐章,同样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宴席两桌,分成了对口接待,苟政达陪政府刘副秘书长坐一桌,屠晋平陪周副秘书长坐一桌,屠晋平在周副秘书长的右边坐了,周副秘书长招呼韩江林到他左手边坐,这让韩江林受宠若惊。席散,大家都喝得几分醉眼迷离,屠晋平提议上级领导检查检查白云的文化市场。周副秘书长被称为市委机关的"蒋大为",酒后喜欢放歌一曲,对此提议欣然接受。王朝武酒量较差,已经喝得面红耳赤,摇着手和周副秘书长告辞。周副秘书长拽住他的手不放,说:"老部长、老领导,与民平乐,走吧走吧。"王朝武推脱不得,被周副秘书长拽进了新天地歌舞厅。韩江林紧随其后,喝了几杯酒,看着平日里一个个尊容肃然的领导都原形毕露,大觉有趣。走进新天地歌舞厅,韩江林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台晃了一下,随后不见了人影。韩江林想起有人对他说的,新天地歌舞厅是由周明和几个机关干部合伙开的,这些人都有深厚的背景,里面养的小姐多、非常漂亮。服务小姐见来者都是白云领导,特意安排了两个带套间的大包房,等领导落座,领班走进来和屠晋平低头说着什么,屠晋平点头大声说好,领班便引来了几个漂亮的小姐。大家都像在宴席刚开始,还没有喝酒的时候,一个个客客气气,把小姐们晾在一边。音乐响起来就像酒到了一定的程度,本性也就出来了,大家都顾不得客气,主动邀请看上眼的小姐跳舞。看到王朝武拽着小姐的手摇摇晃晃地走正步,韩江林心里直发笑。周副秘书长放歌几曲后,拥着最婀娜的小姐在舞池里轻歌曼舞。韩江林还没有适应这种灯红酒绿的生活,谁闲下来时,就坐近他身旁和他说话。他向来自认为性格孤僻,并不招人喜欢,此时领导们大多是在醉意朦胧的情况下向他敞开心扉,他冷静地分析,认为这并不是自己的性格使然,而是因为他年纪轻轻就坐到了组织部长的重要位置,人们看重的是他的前程。前程对于官场中人来说,好比淘金者面前的富矿,谁又不眼红心热呢?和王朝武跳舞的小姐青春亮丽,热情主动,把王朝武的热情煽动起来。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样子,韩江林心想,小姐们还真有这本事,居然能够把一个板刻的人调动起来,如果政府部门中多几个这样富有热情的部属,能够让下基层的领导玩得开心尽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韩江林朝王朝武树了树大姆指表示赞扬。一曲终了,王朝武坐到韩江林身边,说:"年轻人,不能光看不练,让老头子表演呀。"韩江林开玩笑道:"你们尽兴,年轻人玩的在后头。"王朝武羡慕地望了一眼舞姿翩然的周副秘书长:"还是上级的领导放得开呀,上面有文件规定领导干部不能进歌舞厅,你猜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卫东怎么着?天天早上六点钟要在南原的红灯笼跳一场早舞,据市井传言,居然还弄出一曲经典的早舞别恋,要不是他老婆寻死觅活地闹,这场早舞别恋还不知道要拖多久呢!"若不是亲耳听见,韩江林很难相信这番话是从王朝武嘴里说出来的,这也验证了一个真理,环境对人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获得奥斯卡大奖的影片《沉默的羔羊》提醒人们,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只怪兽,这只怪兽会不会被释放出来,与个人的道德修养无关。在舞厅的嘈杂环境下,人们有可能移动内心的道德栅栏,心中的怪兽便会欢喜地探出头,呼吸暧昧的气息。舞池里的人搂得如此之紧,就像久恋的情侣,贴着身子跳舞。韩江林不想让人感觉到背后有一双眼睛看着他们,站起来唱歌。落寞地坐在一角的一位身材丰满得有些发胖的小姐走上前来,和韩江林一同唱歌,小姐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浸透出一种迷人的磁性,韩江林多看了小姐一眼,居然对这个穿着朴实、相貌平凡的小姐蒙生一股怜香惜玉的感觉。胖小姐一曲《今夜我不曾设防》演绎得如诉如泣,令人感动。待音乐再次响起,韩江林走上前邀请胖小姐跳舞。胖小姐点子踩得特别好,舞跳得特别有韵律,把韩江林带入一种悠然自得的境地。他心里无比感慨:在舞伴的选择上,美好的境界原与长相无关啊。小姐看韩江林的眼色迷蒙起来,韩江林从这种眼神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情绪,虽然他绝对不会去触动它,但仍然对赏识自己的人内心充满了感激,轻声问:"请问妹妹贵姓?"胖小姐莞尔一笑:"你不知道客人不能问小姐名字的规矩么?即使我告诉你一个名字,这个名字也只属于今晚,只属于此时此刻的你。"没想到小姐竟然能够说出如此富有哲学意味的话,韩江林笑了起来,说:"那我与你好好享受今宵此刻的欢乐。"小姐羞涩地看了韩江林一眼,牵着韩江林的手慢慢走到隔壁的包厢。周副秘书长紧紧拥着自己的舞伴漫步。韩江林想退出来,小姐搂着韩江林的脖子,说:"没事。"然后附在韩江林耳边说,"为了哥哥,我今晚不曾设防。"胖小姐的诱惑让韩江林迷离起来,脑海忽然闪过吧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想起来了,那是周明,他被判了三年徒刑,缓期三年执行。据说他与人合伙经营着这间歌舞厅。周明表面上对县委政府领导深怀感激,内心深处却怀有深深的怨恨,他曾经对人说,他成了领导们的牺牲品,他要一个个葬送现任领导的政治生命。因为是王朝武以谈工作为由,把他叫到办公室进行逮捕的,他对王朝武的怨恨尤高于别人。心头的阴影像雨后的蘑菇一样盛开,暧昧的情绪像风中的云渐渐消散,再进舞池,韩江林有意和胖小姐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当他落座原位,发现座中人不知不觉地少了。胖小姐把他拉进包间,细语嫣然再说起不曾经设防的话题,韩江林问:"座中人少了,是不是小姐们都不曾设防,把他们带出去了?奇怪的是他们从哪儿溜出去的呢?"胖小姐努了努嘴。韩江林转过身来,墙壁严丝合缝,并没有什么秘密通道。小姐为了验证,靠近墙时对着侧面轻轻一推,立刻露出了一个敞亮的隧道。胖小姐对他请求道:"这里通到上面的房间,哥带我去开一间房吧。"洞开的门像一个张大的陷阱,韩江林感觉到某种不妙,趁一曲终了,借口有电话,抽身走出包间,低着头拨着手机号码,慢慢走出了红灯笼。深吸着夜晚清凉的空气,仿佛来到平坦安全的旷野,手机里传来了罗丹温柔细腻的声音:"这么晚打电话,还不睡吗?""我想睡宽大的床。"说出和罗丹约定的暗语,他生怕罗丹拒绝,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罗丹轻轻一笑:"知道了,我看明天能不能抽空过来。"女人总是这样,把确定的事情用不确定的语气说出来。韩江林说:"我要你现在就过来,马上。"罗丹娇嗔道:"我不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应召女郎。"沉吟了一下,罗丹嬉笑着说,"要是实在耐不住寂寞,歌舞厅不是有现成的解决方案吗?"罗丹像对待一个大孩子似的纵容他,韩江林心头一热,调笑道:"好吧,就按你说的办。"罗丹随即应道:"你去了就不要再来找我。"韩江林明白了罗丹的心思,用一句老掉牙的歌词信誓旦旦地表白:"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

第二天上午十点,常委会准时召开。会议并没有进入议程,屠晋平和苟政达毫无节制地发挥自己的口才,你唱我和,谈古论今。韩江林参加常委会次数不多,发现几乎每次都是屠晋平和苟政达一唱一和地表演相声。其他常委们似乎习惯了这种情形,人大主任杨国超和政协主席郑建民坐在习惯坐的位置上,埋头记着笔记。常委副县长刘志伟勾着头玩着掌上电子游戏机,机子发出的嘀咕声清晰可见。其他常委充当了忠实的听众,对于两位县级主官的插科打诨不时来点喝彩,附和几句。两人天马行空一回,终于脚踏彩云,回归现实。屠晋平拿着议程说:"现在各地都发放菜篮子补贴,我们县里的老干部把这个问题都告到了省里,省里责成县里研究解决,下面请苟县长对菜篮子补贴问题作个说明,大家讨论一下,看看能不能发放,如何发放,给上级一个汇报,给下面一个交代。"苟县长拿着菜篮子工程补贴的文件,以及收集来的情况,向常委们作冗长的说明。因为涉及切身利益,开始大家还有点兴趣,听到后来,明白了苟县长的意思,按照县里的财政状况,保工资都成问题,根本不可能再增加什么菜篮子补贴,令人眼馋的菜篮子终是空中画饼之后,常委们兴味索然,昏昏欲睡。县长提议对于菜篮子补贴问题,等经济发展、县级财政收入增加再予以考虑。屠晋平提议就这一议题进行表决,全体常委一致举手通过。屠晋平说:"原来我们不理解为什么发展是硬道理,在菜篮子补贴这件事上,我深有体会,只有发展,才是解决现实问题的根本出路,一个老百姓曾经说过,书记县长当得好不好,就看能不能给老百姓碗里添两片肉,朴实的话说明了一个深刻的道理,不发展就没有出路。"他说:"从沿海的经验来看,贫困地区要发展,扩大投资规模是唯一的选择,各县都把扩大招商引资作为县域经济发展的重头戏,因此,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调研,县委办拟订了《白云县关于招商引资奖励办法的暂行规定》草案,大家仔细研究讨论一下,通过建立完善的奖惩制度来扩大白云的招商引资渠道和规模,促进县域经济的全面发展,当然,重点是把国道两边开发起来,形成一条富有活力的马路经济带。"至此,韩江林终于弄明白了屠晋平昨晚考察国道的意图。常委会轮流就草案发表意见,气氛稍微热烈起来。王朝武副书记说:"开源还要节流,千方百计搞增收,结果被拿来吃饭了,关于清理机关聘用人员的政策,我想可以开始执行了,按照目前统计来看,全县应当清退聘用人员二百二十四名,加上一百多代课教师,工资加各项补助,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苟政达插话说:"关于支出情况可以具体分析,很多单位聘用人员的工资,是靠自收自支来解决。""这还不是一个意思吗?现在平均二十五个老百姓养一个财政人员,这里面包括老弱病残,加上聘用人员,老百姓差不多二十个人养一个管理人员,上面清退聘用人员是为了减轻老百姓的负担,是一项惠民工程,使政府朝小政府、大服务的方向迈进。""减掉的这些聘用人员,难道就不要吃饭了吗?""把管理人员向劳动领域分流,能够扩大财政增收的基数,归根结底是有利于减轻政府负担的。"屠晋平见两位副书记争得面红耳赤,举起双手止住他们发言,说:"好啦,这个问题放到以后再议,在人事问题上,不争第一,也不落最后,等别人有了成熟的方案,我们照搬照用,能够事半功倍。"王副书记一向对不按上级政策办事、不坚持原则的人嫉恶如仇,生气地说:"要是都这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谁来落实政策,我们又哪来别人的方案可以参照?"屠晋平看了王副书记一眼,加重了语气说:"上级啊,从中央到地方,哪一级没有聘用人员?市委坚决执行了,我们依样画葫芦。"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王副书记自知顶撞书记不对,埋头记着什么。屠晋平深吸了一口气,环视众人,问:"大家对刚才的方案有什么意见?"韩江林想说话,看见刘志伟收起了电子游戏机,正想开口发言。屠晋平抢了话头,说:"大家既然没有意见,方案原则通过,有什么疏漏,一边执行一边改进。"接下来需要讨论的事都是近期的热点和大事,本以为会有一番争议,由于时间临近十二点,领导家人的问候电话,和星期天找领导吃饭的电话纷纷来到,常委会议室手机铃声此起彼伏。韩江林观察屠晋平,以为他会严肃会风,让大家关掉手机,但屠晋平似乎对此视而不见,继续让分管的同志把议程上的事草草过了一遍,说:"这些事如果大家没有不同意见,就按照分管同志的意见办。"然后分别和几位正县级领导打过招呼,说,"几位还有什么事需要议没有?"会议室气氛惶惶,几位领导照顾大家的情绪,点头回应:"没有了。"屠晋平站起来宣布散会。退场的时候倒是秩序井然。武装部政委磨磨蹭蹭地收拾笔记,等在后面,似乎有什么话需要和屠书记私下交流。屠晋平听到政委打招呼,说:"有事到我办公室说。"两人一起出去,在门口时,屠晋平临时转身,对韩江林说:"江林,等会一起吃饭。"韩江林问:"安排了吗?"屠晋平只是看了韩江林一眼,似乎言如金玉,不愿轻易抛出。韩江林只得打电话回绝了与同学约好的饭局。他想回组织部办公室,无奈钥匙没有带在包里,见王朝武副书记办公室的门开着,便走进去打个招呼,顺便坐下来等候屠晋平。王朝武保持着军人的好习惯,端正地坐着翻看什么东西,满脸阴郁。韩江林不管他的心事,环视着敞亮的办公室,心想,他在这里有一间办公室,为什么还要到组织部那边坐呢?究竟是把职位看成了地盘,属于他的就要坚决占有,还是为了更好地领导组织部的工作?换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法,王副书记坐镇组织部,是不是县委对自己不放心,有意让王副书记监督组织部和他韩江林的工作?监督?这个念头让韩江林一怔。这可是屠晋平惯常使用的策略,在县二级班子提名人大常委会任命时,有几名干部群众反应不好,屠晋平担心这几个局长无法在人大常委会上获得通过所要求的过半票数,在开会投票这一天,派出了县委的三位副书记、组织部三位部长和干部科长共七位列席人大常委会,而且事先进行周密的安排,列席人员分坐不同的角落。县人大共计九名常委,县委列席人员有七位,加上其他列席人员,一位人大常委身边有一位监督人员。这次投票,提名人员几乎满票通过。韩江林认为,这样的监督似乎是对民主赤裸裸的强xx,但他不能表达任何异议,只能忠诚地执行。事后,他曾经感慨民主进程之艰难,认为时下某些民主形式,不过是把不合法的问题合法化而已,民意并没有得到自由、公正而公开的体现。"不执行政策,上级骂;执行政策,下级骂,两头受气。"王朝武把手上的材料往桌上一摔,"下一次我向县委建议,你还是回到组织部,一心一意抓这边的工作。"权力的欲望让韩江林心里一喜。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他太希望获得有权、受社会尊敬的感觉了,何况一个孤儿从小受到社会歧视,如今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他怎么会不紧紧抓住而轻易放过呢?不过,他相信王朝武说的并非真心话。做为一个退伍军人成长起来的干部,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听话,对领导的指示忠贞不二,何况他也有权力欲望,现在只当副书记,上有书记,下有部长,副书记实际就是空头书记,因此,屠书记不叫他撤退,他会以领导命令这个高尚的理由,坚守阵地到最后一秒的。韩江林怎么都想不明白,以社会的角度评价,王朝武与屠晋平相比,屠晋平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自从和杨卉的关系闹得沸沸扬扬,社会上已有人称他为"五毒书记"。而王朝武还保持着军人的严谨作风,工作上能够急群众之所急,生活上没有任何出格的行为,可韩江林就是对他亲近不起来,甚至对他有意见。水至清则无鱼,是不是他严谨的作风令人敬而远之?还是因为他直接分管组织部,在心理上对自己产生了一种威压,于是,就像伦理学中的隔代亲现象,对自己的父母亲感到害怕,却乐意亲近隔代的爷爷奶奶?王朝武好像遭遇了什么,心神不宁。韩江林问:"没什么事吧?"王朝武看了韩江林一眼,确信他是真正的关心之后,伸手把桌上的材料轻轻推过去。韩江林拿起材料,边看心里就越发沉重起来。材料自市邮局递给,落款为白云一公民,上面列举了近三个月来到王书记家走动的所有干部的情况,包括他们带了一些什么东西,甚至还有几张照片,清晰地照出了几位聘干和副科级干部提着东西上王朝武家的情形。韩江林抬头看了王朝武一眼,心说,没想到还有那么多人上门求你。王朝武懂得他目光的含义,拍着胸脯说:"我以党性保证,我没有收过任何东西,有些东西我当场就退回去了,退不掉的,我让办公室退了回去。"他头一低,"当然,农村老百姓来看我,带了一些农产品,我不好意思退,但是,我有请他们吃饭,花钱买礼物打发他们回去,也算来而不往非礼也。"王朝武看着韩江林:"黑灯瞎火的,这照片是用什么拍的?""红外照相机。"韩江林说,"你应该搬离那平房,县委上次不是给你安排了楼房吗?"王朝武凄笑一声:"我一个交流干部,孩子出去了,就我们老两口,四海为家,住平房方便。"韩江林想起手机上"小心"的提示信息,背上嗖嗖发冷,对王朝武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同情。王朝武到白云才三四年,平时也没有和什么人结仇,怎么会有人拿着相机到他家门口守候呢?从材料的时间上来看,守候的时间已经不短,没有深仇大恨,谁会有闲情做这样的事?如果是敲诈,信上就应当直接提出,可信直接寄给了王朝武,却没有提出任何条件,莫非仅仅是警告?监视是一个人所为,还是几个人?如果背后是一个组织活动,说明这个组织已经结成了一个帮派,成为带着某种目的干非法勾当的黑社会组织,这样的话,它的存在不仅对王朝武,包括对其他群众、乃至于对正常的社会秩序,都是一个潜在的威胁。韩江林说:"我觉得这事应当交由公安来处理。""不不不,"王朝武立即否定,"领导是公众人物,如果是一般群众对领导进行监视,可以说不犯任何法规,再说……"他吞吞吐吐地把下面的话咽回肚子里。韩江林反驳道:"王书记,这是你的不对,我们欢迎正常的监督,但以特务潜伏的方式进行监督,是对领导隐私权的侵犯,属于非法行为,纵容这种非法行为,就有可能使它形成为一种流行病,危及更多人的安全,甚至危害公共安全。"王朝武苦笑道:"不要把事情想象得那么严重,也许是我坚持清退政策,触犯了一些人的利益,他们寻机报复而已。"韩江林自己也曾受到潜在的威胁,他敏锐地觉察到,这种社会组织在目前的条件下还可能是初始形态,不具备严密的组织性,但它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特别是其中的成员觉得在法律的空隙里走钢丝,并获得现实利益之后,其结构和组织有可能逐渐严密起来,凝聚力也更加强大,逐渐向黑恶势力发展。在脓疮刚出现的时候及时处理,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他还想劝王朝武报案。王朝武并没有意识到这种组织对社会的威胁,更多地考虑个人的处境,说:"身正不怕影子歪,报了案,传得沸沸扬扬,传到不明真相的群众耳里,最后会跑调的。"群众有可能会被蒙蔽,这有一定道理。韩江林问:"真的就这么算了?""这事到此为止。"王朝武肯定地说。隔壁屠书记的办公室门打开,政委与屠书记告辞,韩江林赶忙对王朝武说:"我们都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想一个万全之策。"书记专车在楼下等候,屠晋平在副驾上坐了。小城人不讲究,副驾视野开阔,也便于别人看见,也就成了主座。韩江林在后排坐下。屠晋平说:"武装部提出了缺编的四个乡镇人选,有时间你们配合武装部下去考核一下。""嗯。"韩江林愉快地答应。除了免去民族局长黄仕林职务的提名,这是他接受的第二项干部考察任用工作任务。来到顺天酒楼,屠晋平领着韩江林直上二楼。欧成钧和书记秘书小伍正嗑着瓜子等候。欧成钧的丈母娘杨胜芝原是镇人大副主任,和屠书记是同县老乡,又有女婿在办公室当主任,加上自己的一些老关系,不愁客源,提前退休开起了这家酒楼。听到屠书记来到,杨胜芝热情出迎:"书记工作真辛苦,小伍十一点来安排的饭,一锅好肉差不多连骨头都炖烂在锅里,捞不起来了。"对这种纯民间式的幽默,不需要动脑筋,屠晋平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姿态,乐呵呵地笑:"肉烂锅锅头,准备几把调羹,筷子挟不起用调羹舀着喝,营养更丰富。"屠晋平吃饭喜欢清淡的口味,还戒了酒,上有所喜,世风盛焉,白云官场中的酒风收敛了不少。屠晋平一看锅里炖的东西,喜上眉梢,带着一点夸张的神情说:"鹧鸪?嗯,不错。"欧成钧拿来屠晋平喜欢的饮料,小伍给在座的盛了汤。屠晋平喝了一小口,舒畅地叹了口气:"鹧鸪汤就是鲜。"间接地表扬秘书会办事。欧成钧和小伍面露得意之色。韩江林说:"鹧鸪算得上是白云的山珍了,经过屠书记大力倡导和引进,老百姓的餐桌上才多了一道鲜菜。"欧成钧说:"鹧鸪四十多块钱一斤,相当于鸡价格的两倍,一般老百姓还喝不起鹧鸪汤。"韩江林想起杨洪英的事情,问:"屠书记,聘用人员分流的事情,得想一个万全之策。"屠晋平郑重地点点头:"民以食为天,百姓吃饭的事就是天大的事,我总是慎之又慎,不敢轻易下决心。"韩江林知道屠晋平在这事上的态度,现在居然说出有违本心的话,心里十分诧异。当他看到在座的都竖起耳朵倾听时,忽然明白了,他需要向外人传达一个信息,即使县委万不得已下了分流的文件,他当书记的也是万不得已而为之,这样避免与此相关的利益人员把矛盾的焦点对准他。王副书记不就成了牺牲品吗?韩江林在情感上是倾向于王朝武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造成政令不畅,已经是行政机关被诟病的地方。如果自己旗帜鲜明地支持王朝武,自然而然落入书记设置的陷阱里,成了机构改革的牺牲品。把事情想明白了之后,他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心说,看来杨老爷子的教导没有错,在官场中机关重重、处处陷阱,必须像林妹妹进贾府一般,时时留意,处处小心为妙。屠晋平趁机说了一通有关百姓利益为最高利益的话。如果不明白屠晋平的为人,也许会被他的这一番花言巧语所迷惑,韩江林深知屠晋平的心机,对他的这一番口号,用了一个传统官场术语总结——口蜜腹剑。不过,一般老百姓,只要听到好听的,谁管你心里怎么想?官员有怎样的心机,那是他自己的事,而他对公众的发言怎么说,势必影响到官员的政治生命。人们评价官员说,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自然是把住命脉、切中其要害了。屠晋平说:"组织部也就分流的问题拿出一个方案。""不是有两个方案了吗?""那两个方案,一个的主题是要按文件办事,绝对按文件办事,许多人的生活便没有了着落。一个是暂缓执行文件,如果不按文件办事,又会挨上级批评,上面研究政策那帮家伙,没有想到百姓生活的难处,没有想到基层干部的苦处,从理论到理论,站着说话不腰疼。"屠晋平借机发了一通牢骚,这当然也是有意而为之。在分流与不分流之间,其实并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但受到孔老夫子中庸哲学教导的官员、中国的现实政治家,总想在磁场的两极之间,找出一个第三极,找出一条中间道路,实践证明,社会学上的中庸之道,更多地停留在哲学层面,或者存在于理想价值坐标之中。韩江林悟到了屠晋平的手段,也广而告之,说:"吃饭是大问题,我认为,这个分流方案的重点和要点,应当着眼于保聘用人员的饭碗。"屠晋平瞪大眼睛看着韩江林:"要保饭碗,也就谈不上分流了。"神情恨恨的,似乎在骂,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韩江林讪笑地将屠晋平一军,说:"书记教导,民以食为天。"屠晋平这才笑了,忽然想起什么事,脸由晴转阴:"我们千辛万苦搞建设,可还是有人想拖后腿、拆墙脚。""怎么回事?"书记突然生这么大的气,韩江林自然不能等闲视之。欧成钧代屠晋平把农行不听从管理,把国家下拨的新增贷款全部划抵原来的欠贷,导致道路改造、经济林营造、兴修水利,还有农网改造,几乎所有的国家贷款都停止了。做为一个堂堂的县委书记,屠晋平还没有享受过不被人放在眼里的待遇,他气愤地说:"他们什么钱都敢宰,还真以为是专门劫人钱财的绿林好汉了?""应当以县委政府的名义出面找市支行的领导。""找了,市行领导说下级行有任务,有自主经营的权利,不插手下级行的具体经营行为。"韩江林心想,这点小事也难倒了一个地方行政长官?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只是故意装着深思熟虑的样子,没有急着说出来,主要是想给人一种老练沉稳的印象。官场中人,气质上以老练沉稳为要务。见大家都没有想出好主意,他才慢条斯理地说:"不是没有钱吗?农网改造也顺便改造一下农行片区的管网,还有,农行前面的道路迟早要整修,晚修不如早修,在修整道路的时候,顺便叫自来水公司把水管修一修,那一片的住户说水管老化,时常漏水,修路的时候,农行门前的人员要分流到对面,不然,施工危险,不能拿百姓的生命开玩笑,叫施工队砌一堵墙,挡一挡过往行人……"屠晋平眼睛发亮,嚼东西的速度停了下来,但他什么也没说。对于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何况以后需要做的事情,都是电力局和自来水公司以及建筑施工队的企业行为,以企业对企业,在外交上能够处于对等的地位。欧志钧什么也不说,因为他不能夸韩江林,否则一个部长的主意居然高过书记,对夸部长的人,对韩部长自己,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他暗向韩江林投去敬佩的一瞥,然后不声不响地出去,在另一个房间逐一给电力局、自来水公司和城建施工队老总打电话。处理好这一切,欧成钧回来坐下,神秘地笑着说:"庙已经修好,只等香客来烧香拜佛了。"屠晋平若无其事地问韩江林:"上次我回家,逛了一趟花市,南江的兰花在白云已经非常有名,可不可以在这上面做做文章?"韩江林说:"我们正在调研,条件成熟的话,想在民族风情节上,举办一个兰花展。""这可是个好主意,能不能把南江的兰花展,先在白云的河滨展出,南江的分会场开幕,再移花南江?""我们坚决落实书记的指示。"韩江林呵呵一笑,"南江的兰花品种好,价值高,只怕展出后不能移花南江,而是移花接木,被外地兰花爱好者购走,南江兰花展就没花可看了。""南江青山秀水养美女,不看兰花看美女,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

本文由www.pj911.com-wwwpj911com新萄京娱乐网址发布于实体书籍,转载请注明出处:屠晋平说,韩江林说

关键词: